1121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金钱与政治:德国党派资助一览

民主政治,是要花费纳税人钱的。德国议会、德国各党派都能获得国家资助,这些资助都必须公开透明,秉持公平公正原则,所有预算和分配必须在德国议会通过。纵观德国联邦层的民主政治花费(不包含政府花费),主要有三大领域。
议员工资年年高
第一届全德民选议会、即法兰克福议会创立于1848年的欧洲革命时期。当时规定,每5万居民产生1名议员,首届议会805位议员。好在,人民的代表为人民,都是义务工作,不拿人民一分钱。1871年德国统一,德意志帝国居然宪法规定(32条):所有议员全都义务。但政治家中毕竟还有穷人,1874年放松一点:所有议员去柏林开会,可以免费坐火车。所以当年做政治家,都必须有点家底,或其他方面有足够收入。这样做,工人代表(主要是社会民主党议员)就很困难,许多杰出的工人政治家就无法去议会担任议员。当时的进步党(自由民主党的前身)还设立了一个基金会,资助该党的议员。1906年取消了议员不得拿工资的禁令。1919年成立魏玛共和国时,议员才开始拿工资,待遇是一位部长的1/4工资。


德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国际盛会

11月6-17日,德国前首都波恩举行第23届国际气象年会。全世界197个国家的2,3万代表聚集波恩,许多国家首脑、著名环保人士也将前来,同时引来全世界上千名记者、500多个环保组织和2,5万抗议民众将前来会议驻地游行抗议,成为德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国际会议。小小波恩城成人山人海,交通堵塞,但没有出现太暴力的抗议活动,倒使波恩充满了节日气氛。

在德国暨欧洲的推动下,1995年举行了第一届国际气象年会以推动世界范围内的环境保护,举办地就在德国柏林,当时默克尔是德国环保部长,使默克尔在国际上名声大振。后来她担任了德国总理,人们誉之为“气象总理”,国际气象公约秘书处就设在波恩。通常说来,每届年会都在国际气象公约组织主席所在国举行。根据轮值原则,本届主席是南太平洋岛国裴济的总统。但裴济太小太边远,所以波恩接受了主办工作——波恩曾是2001年主办地。

经济权衡与民族情绪:加泰罗尼亚公投脱离西班牙

10月1日,西班牙东南角的加泰罗尼亚举行全民公投,投票率42,3%,90%支持该地区独立出西班牙。之前的9月6日,加泰罗尼亚议会投票表决这次公投是否有效,72票赞同,11票弃权,52位议员愤而离开议会大厅拒绝投票。为此,该法律在州议会没有达到必须有的2/3多数。公投前夕,西班牙宪法法院判决该公投无效,投票之日西班牙中央政府又派4000位警察前来阻止,产生部分冲突,893位市民受伤。

投票结束后,西班牙中央政府明确表示不承认这次公投,而且拒绝对话。西班牙国王也指责这样的公投行为是在制造地区不稳定。根据西班牙宪法155款,如果某自治区违法(这次投票被宪法法院判为违法),西班牙中央政府可以收回自治权,免除现有政府,所有部门全部由中央政府接管。公投之后,西班牙中央政府还是保持非常的强硬,认定这次公投非法,从而无效。而且表示,中央政府会采取所有法律手段,来维护西班牙的统一。

加泰罗尼亚政府之前表示,在公投结果宣布后的48小时内,议会将举行会议并表决通过,然后正式宣布加泰罗尼亚独立。投票后看到问题并不这么简单,于是推迟一周到10月9日举行议会表决。很快受到西班牙宪法法院传令,禁止议会举行有关独立的讨论。所以,加泰罗尼亚政府只能再推迟一天举行议会讨论,但不直接说讨论独立,而是讨论公投结果。10月10日所举行的加泰罗尼亚议会上,加泰罗尼亚州长一方面表示,加泰罗尼亚人民通过公投确认他们独立出西班牙的意愿,独立出西班牙是加泰罗尼亚人民的权利;另一方面又表示,暂时不宣布加泰罗尼亚独立,要与西班牙中央政府进一步谈判,以期获得圆满解决。显然,既要照顾发起独立公投人的面子,同时从政治、经济、法律和民心等多方考虑,也不铤而走险,

法兰克福书展和书节

继国际汽车展会IAA后,2017年法兰克福的另一个重要展会-法兰克福图书展将于10月11日到15日开展。来自100多个国家的7150家展商将带来展出共近28万种书目,展会期间将举办4000多个宣传和交流活动,讲座、问答、采访、接洽等,来自世界各国的约1万位记者进行登记验证,来现场报道这次世界上最大的书展盛会。

法兰克福书展是世界上最大的图书出版的展会。从1976年开始,展会每年都有一个特约嘉宾国。今年特约嘉宾是法国。但法国把眼光不仅放在本国,同时介绍遍及五大洲180多个讲法语国家的文化,书籍和作家等。法国总统马克龙将前来同德国总理默克尔共同参加展会开幕仪式。

多彩的德国政治:四党联合执政

四年一度的德国联邦大选揭下帷幕,总体结果在期望之中,具体结果不尽人意,基民盟从期望的38%下降到32,9%,默克尔在2015年接受叙利亚难民还是留下了难以消除的阴影。按选票算,基民盟32,9%,社民党20,5%,选择党12,6%,自民党10,7%,左翼党9,2%,绿党8,9%。但按席位算,基民盟34,7%,社民党21,6%……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偏差,是因为两大党获得直选的议员多,各州算下来,两大党分别多获得了12个和7个。这是选举程序的漏洞,早就看到,但很难改变,因为获利的两大党,法律修改需要他们支持。

根据这样的议会席位分布,能建立联合执政的组合只有基民盟与社民党,或基民盟、自民党和绿党。社民党姿态高,放弃联合执政,于是最大可能是后者。在联邦德国的战后第一届大选中,基民盟就希望与社民党联合执政,被社民党拒绝。社民党主席Schuhmacher明确表示:“国家政治是执政党与反对党的共同政治。”即只有强大的反对党,民主政治才能健康。只是,当年的社民党是与基民盟不分上下的全民党,而现在只剩下20%选票,愧言“强大的”反对党,但还是有独立执政能力的大党。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