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德国社会

土耳其总统对决德国讽刺诗人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以今年七月中发生未遂政变事件为籍口,在境内大规模地封杀异己,尤其在教育界和新闻体,已经逮捕了几万人。迄今有170多家媒体被关闭,几百位记者被逮捕,11月2日关闭了土耳其最悠久、社会上最富盛名的左翼报刊Cumhuriyet,主编和12位编辑被逮捕。埃尔多安被记者无疆界列为“新闻自由之敌”,他在德国新闻界的官司上,却频频走麦城。

埃尔多安在德国社会备受指责,有正面的如德国政府、社会团体,也有媒体讽刺性的。今年3月31日德国电视二台ZDF播放了主持人John Böhmermann的一个节目,以朗诵诗的形式讽刺埃尔多安。该诗没有直接指责他的专制政治,而是取笑他,取笑他和动物性交,与幼女性交等,当然引起埃尔多安的恼怒,而且认为这不仅是对他个人的侮辱,而是对整个土耳其民族的侮辱,所以一定要通过法院判决来惩治Böhmermann,严禁他以后再搞类似的侮辱人格的节目,并向Böhmer-mann生活的城市美茵茨检察院递交刑法申请。

按照德国刑法,如果某人侮辱了国外首脑,且德国政府同意追究刑法责任,则将最高判刑三年,否则最高一年。这就给德国政府带来了难度。如果德国政府同意,在德国社会就有政府侵犯新闻自由之嫌;如果不同意,又开罪了土耳其总统。最后德国政府还是同意,默克尔在媒体表示:这首诗明显地侮辱了埃尔多安德的人格。于是,美茵茨检察院开始审理此案。

经过检察院几个月的审理,今年10月初,美茵茨检察院作出决定,不对Böhmermann提出刑事起诉。理由是:该讽刺诗属于文学作品,艺术自由和观点自由受到宪法的特别保护。如果要追究一个文艺作品的刑事责任,必须有非常出格的人生攻击。而该作品中没有过分的出格,更何况Böhmermann没有“有意”要去侮辱。所谓“过分出格”,例如某人有生理缺陷,该诗文就是侮辱他的生理缺陷。显然,该诗没有就埃尔多安的生理缺陷进行侮辱。从总体诗歌来看,观众很清楚这只是讽刺诗歌,没有人看了这个节目后就会真以为埃尔多安与动物、与幼女性交。所以,作者Böhmermann还没有达到需要刑法追究的程度。

埃尔多安聘用的慕尼黑德国律师von Sprenger不满美茵茨地方检察院的结论,继续向科布伦茨的联邦检察院提出申诉。10月中,联邦检察院驳回了埃尔多安的申诉,认为美茵茨检察院的结论正确,且有德国法律和判例的依据。照理,埃尔多安还可以直接到科布伦茨州法院提出“强制起诉”,但事实上,法院已经不可能再审理。

根据莱茵-法茨州的法律,以侮辱罪对一个媒体或一个作者起诉,必须在半年之内。当时的讽刺节目在今年3月底,埃尔多安提出刑事起诉申请在4月中,所以到10月底已经过了半年,过了起诉时效,法院将不予审理。所以,埃尔多安再想刑事诉讼、即Böhmermann受到刑法制裁的可能性完全没有了。埃尔多安律师埋怨两级检察院在有意拖延时间。联邦检察官反驳说,美茵茨检察院的审理时间完全没有超时,联邦检察院的审核只花了半个月,而且检察院已经向埃尔多安律师提醒过,要求他注意强迫刑法起诉的时效,要起诉就必须尽快,但律师没有做。

与刑法起诉并行的,是埃尔多安同时向汉堡民事法院提出紧急起诉,要求全面禁止Böhmer-mann的讽刺诗再度播出或以其它形式发表——尽管网上已经铺天盖地。今年五月,法庭通过初步审理后作出暂时判决:该讽刺诗的部分内容不得重播或发表——当时事发后,电视二台尽管站在Böhmermann一边,但还是暂停他主持的节目——这一判决显然双方都不满意,起诉方要求整个讽刺诗都不得再发表,而被诉方要求整个讽刺诗都可以无限制再发表。

11月2日,汉堡地方法院首次就此案开庭,法庭房间里人流涌得水泄不通,仅仅记者就达50多人,大家都要一睹这一引起公众兴趣的诉讼案。可惜两位当事人都没有出场,只有双方律师。但这两位律师也都是法律界明星,埃尔多安的律师曾代理过极右杂志《Compact》主编以及被引渡来德的前纳粹分子的刑事案。而Böhmer-mann的律师Christian Schertz,本身就常在电视二台做法律节目,他自己都受到此案影响,也代理过几起富商和皇家家族的重大财产纠纷案。

Schertz开场就对女法官说:埃尔多安自己都说看不起德国法院,现在却来德国法院起诉。这样仇恨新闻界的人,Böhmermann就是想写点讽刺小品给他接受点“新闻自由”教育。作为一名政治家,他要忍受点别人对他的指责。von Sprenger却认为,这样对人格侮辱的讽刺诗歌根本不能享受宪法保护,这是明显的对人的尊严的非法攻击。如果这次败诉,他将一路上诉到宪法法院。

法院曾通过暂时判决禁止诗歌的部分内容再发表,通常说来这已经透露了法院的基本倾向。但现在正式审理时,法官只是中性地主持双方谈判——双方不可能谈判出结果——未作任何自己观点的暗示。所以,法官的真实心理有点让人琢磨不清,或许她自己都还没有最终想法。庭审结束时她宣布,将于2017年2月宣布判决结果。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