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德国社会

李洋洁被奸杀案判决无期徒刑

男主犯判无期,不得保释
惊动德国社会、尤其惊动德国华人社会的德绍李洋洁被奸杀案,经过近15个月审理,今年8月4日上午德绍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现年22岁的男主犯Sebastian Fischer被判处无期徒刑,而且坐满15年后不得保释,这意味着他要到45岁才能出狱。同龄女从犯Xenia Iloff被判处5年半徒刑。同时按照民事判决,两犯赔偿受害者家人6万欧元。
奸杀案情梗概
2016年5月11日晚8点半左右,在德绍应用技术大学上学的25岁学生李洋洁外出跑步的路上,女从犯XI拦住她,相烦她帮忙把纸箱搬到楼上。李洋洁犹豫一下后还是答应帮她。一进XI的大楼李洋洁就感觉不对,没有纸箱,她却被1,95米高大的男主犯SF劫持。她奋力抵抗,被男犯殴打,强奸,然后被扔到大楼附近的灌木丛中,直到两天后被警方找到,不久凶手也捉拿归案。

此案轰动了德国,一是作案者的变态心理,搞三人性生活,XI作为女性居然会帮着男犯强奸第三者;二是手段残酷,被害者不仅被强奸,而且以残酷手段致她于死地;三是男犯的母亲就是当地警方人员,继父居然是当地警察局长,给整个案情平添了扑簌迷离。甚至在祭奠李洋洁期间,男犯父母还举行自开酒馆的开幕联欢,引起社会公愤,两人也被警方调离原职——但从过后情况来看,男犯的父母并没有干扰本案调查——所以德国新闻界非常重视此案,当地媒体如中德意志电台、中德意志报记者每次法庭开庭都到场,德国电视二台、南德意志报和德广联等在重要法庭开庭都到场。

变态社会的变态性行为

欧洲社会进入了小康社会,小康社会不愁吃穿,却容易制造一些病态现象,这些病态往往是童年时代的生活阴影、尤其家庭阴影所导致。两位案犯显然都有变态性,应当说首先都是家庭造成。两人的父母都是离异,两人都没有正常的中学毕业,失业在家,都是靠社会救济金生活。

男犯XI因为父母离异,随母亲碾转生活在不同的家庭、不同的社会环境,接受不同的家庭教育。因为受到母亲溺爱,他从小养成唯我独尊、没有责任感,一直有侵略性和暴力倾向。小时候还经历过性侵犯,造成了变态的性心理。虽经过多次心理治疗,疗效甚微。

女犯XI出生于1995年,从小被母亲嫌弃,少年时代就三次被继父强奸。17岁时与男友同居并生下一个孩子,因不堪男友虐待而出走。18岁时与男犯SF同居,又生下一个孩子,第二个孩子出生后夭折。2015年两人的感情就已破裂,XI经常对SF施暴。由于童年的记忆,SF非常自卑和胆小,对男犯SF又依赖又害怕,以至男犯要她去寻找年轻的女性搞三人性生活,XI都不敢违背,还真到朋友间设法寻找,都被拒绝。于是,就诱骗了李洋洁。

查清案情的难点

刑法不同于民法,如果没有确凿证据,检察院和法院不能轻易确认罪行,便无法判决。

本案涉案者只有三人,一人已经离世,只剩下两位案犯。但这两位案犯似乎事先就有默契,或许也是懂法的男犯父母教唆,他们在出庭时采取绝对的沉默,不说一句话,使检察院和法院得不到最直接的第一手资料。甚至连最基本的事实,李洋洁是在被强奸过程中就已死亡,还是被拉到灌木丛中之后才死亡,都无法完全确认。

检察院作了最大可能的取证,例如直接的视频监控证据,法医验尸报告,DNA证据,血液喷溅证据等;间接的通讯证据,互联网使用证据,心理鉴定证据等等,共邀请了几十位证人和各领域鉴定专家出庭,每人出庭都几小时。

今年一月,女犯SF终于打破沉默而开口,说出了一部份实情,这下又增加了案情调查的复杂度。例如说当时是用一个垃圾桶将李洋洁搬运到屋外,警方就得再去实地调查其可信性;她曾用手机翻译软件询问过李洋洁,这与前面警方的推测有异,证据链中断,又得重新取证推测……

两位犯罪嫌疑人的辩护律师为了推托各自的犯罪责任,又作了互为矛盾的案情解释。例如邻居听到案发时有两位女性的声音,于是男犯律师解释说,当时男犯并不在底楼的门后,而是听到吵声后才去;女犯律师却认为,当时男犯已经躲藏在门后,然后由他暴力制服了受害人——这点对判刑很关键。如果男犯不在门后,表示男犯并没有事先与女犯共同策划,这场人命案并不是男犯预谋的,男犯不构成“谋杀罪”。但这就加重了女犯的罪行,是她单方面暴力扣留了受害者。

判案依据的难度

有意杀害了一个人,刑法上却有两种情况:

一、谋杀(Mord),毫无例外判处无期徒刑。

二、杀害(Tötung),判处5-15年,情节极其恶劣的情况下,也可以判处无期徒刑。

对本案的关键,就是能否确认这次奸杀构成了谋杀。根据德国刑法§211StGB,构成“谋杀”有多重标志,例如出于杀人取乐、出于性要求、出于贪婪。其有别于一般“杀害”最重要的标志是,犯罪者从一开始就想致受害者于死地,以便实现自己强奸、盗窃、谋取遗产等目的——即杀死既是初衷,也是结果。而通常的“杀害”起先并没有想要致人于死,但因暴力过渡,或(因为当时争吵)一时激愤,而打死了受害者。

相对本案,构成“谋杀”最典型的情况是:为了实现强奸,先杀害了受害者。实际情况是否就是如此?或起初并不想杀死对方,是因为对方的激烈反抗,以致暴力过渡而导致死亡?或当时根本就没有死亡,是推到室外后因伤势过重而死亡?推到室外时,男犯是否想到受害人一定会死亡?……这一系列疑问,检察院都必须通过调查和听证专家鉴定给予解答。例如男犯律师强调受害者是在强奸过程中(因强奸过度)而死,女犯律师强调是出乎女犯意料、男犯杀害了她。

人们等待一年多,终于获得法院的判决:

男犯XI犯强奸罪和谋杀罪,无期徒刑。因为情节过分恶劣,他在法庭上拒绝交待事实,没有任何悔恨表示,所以坐满15年后仍不得保外——通常坐满15年后可以申请假释,德国的无期徒刑犯人平均坐牢18年——上世纪70年代德国议会通过法律,认为“终身监禁”违背人的尊严,一个人最长监禁25年。由此,该男犯要坐满25年。

女犯SF没有犯谋杀罪,而是性虐待罪。专家鉴定她心理成长尚不成熟,所以部分参照青少年刑法,以教育为主,判刑5年半(受害人家属律师要求10-15年,检察官要求8年,女方律师要求3年)。言下之意,她坐满两、三年就可以申请保外。如果被心理医生鉴定她确实有悔过,不可能再犯同类的罪行,她就可以获得提前释放。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