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德国社会

德国党派的渊源与分布(新视角)

四年一度的德国联邦议会大选将于9月24日(周日)举行。各个党派进入最后的竞选冲刺,角逐下届政府将由谁来组阁。其实,这次大选没有什么悬念,结果一定是延续这届基民盟与社民党的两党组阁:默克尔继续担任总理,舒尔茨任副总理,舒尔茨或Gabriel任外交部长。肖布勒能否续任财政部长,要看他的年龄和身体。

按照目前的大选预测,能形成组阁的只有两个方案:一个是基民盟与社民党(61,3%),另一个是基民盟、自民党与绿党(55,1%)。基民盟与绿党在联邦组阁尚无先例,自民党与绿党在党的理念上相距太远。所以只留下第一方案。而且笔者估计,未来十年甚至更长的年数内,德国恐怕只有这样一个模式。并不是他们执政得好,而是根据德国目前的政党结构和分布,德国老百姓没有其它选择——这是历史与现实形成的。

从国王专制进入商业和工业时代,经贸交往更加频繁,从商者或投资者不问是否要实现民主,首先要实现法制,以保障人权。无论英国的君主立宪,法国大革命,还是德国的法制改革,都是为了实现这一原则。最传统的人权原则就三点:自由,平等,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即自由主义原则。由此产生的政党就是自由民主党FDP。自由民主党的主要追求、至少在实际上,是保护有产阶层利益,是保障经济自由。

但到现代民主社会,全民大选。大选是数人头,不是数钱。按人头来算,这个社会中富人一定占少数。何况德国创业的第一代都已老态龙钟,现在到了他们的下一代。因为道德教育,德国富二代可不比中国富二代,他们的理想主义色彩可能比穷人还浓,为穷人谋福利的很多是富二代(与中国的民国时期略同),他们今天或许都进了最左的绿党,至少不一定是自民党的铁票。由此,自民党在德国一直是小党,上届大选甚至小到无法进入联邦议会。这次大选预测,或许能达到8%,那也无法与基民盟联合执政。

德国进入工业社会后,大批农民告别乡村进入大城市。他们没有任何生活保障,失业,病残,老年,童工,妇女问题……爆发了著名的“19世纪社会问题”,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思潮应运而生。由此产生的政党就是社会民主党SPD,旨在保护工人及底层贫民的利益。

历史上,社会民主党内部也有两个派系:追求民主、团结自助的拉萨尔派和通过暴力革命推翻普鲁士政权的马克思派,后者到1919年独立出来成立德国共产党。即便如此,社民党内部也还有左中右。上世纪的六八学运中,左派中理想主义色彩较浓的年轻人独立出来成立绿党。90年代社民党与绿党联合执政,总理施律德是社民党中的右翼(所以后来会搞出降低失业者生活水准的Hartz 4),而党主席拉芳丹是社民党中的左翼。兄弟俩水火不相容,拉芳丹索性在主席和财政部长任上退出社民党,与民主社会党(前身是东德共产党)联姻,成立左翼党Links。由此可见,一个历史上的第一大党,被一分三,现在就剩下选票在20%上下的“全民党”。

自民党为富人谋利,社民党为穷人谋利,企业、个人和党派都在为逐利而竞争,以致社会道德江河日下。维护传统道德是社会和谐发展的前提,也是人心的寄托,这就出现了保守主义思潮,由此产生的政党就是基督教民主党CDU/CSU,旨在维护传统和追求社会和谐。

基督教民主党,顾名思义,就是维护基督教的基本价值观。但基督教中也有天主教与基督新教两大教派。“19世纪社会问题”的全社会大讨论中,天主教提出自己的社会理论Soziallehre。他们不满社会主义者要无条件救助穷人的政见,认为穷人首先要设法自救,实在不行了,社会才伸出援手救助,自救先于他就——其政治偏向于自由民主党。而基督新教却倾向于社会主义者理念,甚至明确说:每一位基督徒都是社会主义者,每一位社会主义者不自觉地都是基督徒——其政治偏向于社会民主党。由此,基督教民主党内部也有左右之分。
默克尔属于基督教民主党的左翼,她的许多政策与社会民主党、甚至绿党都不谋而合。所以她当政三届,把本属这两党的选票都拉去了。更何况她作为女性,社民党的传统选票就是女性选民,于是,这些选票也都转到了默克尔身上。但默克尔的左翼政策自然引起基民盟右翼的不满,基社盟主席Seehover在难民问题上给默克尔频频作梗就可见一斑。最麻烦的是,一部分党内的右翼独立出来,与社会上的极右势力结合而创立选择党AfD,在许多州的选举中进入州议会,这次联邦大选估计也会达到8,5%。

综上所述,德国现在可能进入议会的,从传统的只有三个党(自民党、社民党、基民盟),发展到现在有六个党(另加绿党、左翼党、选择党),选票分散了,各自都变小。要执政,就必须超过半数选票(席位),而现在没有一个政党能够达到,必须互相组合来联合执政。但出于政党理念或历史原因,六个党又无法简单组合:

社民党与左翼党理念上是亲家,历史上却是冤家,两家老死不相往来;基民盟与选择党都相对右翼,但选择党被人视作极右,基民盟为了避嫌,两党议员见面时连握手都很忌讳,更奢谈联合执政;自民党脑子里就想到如何搞活经济,绿党脑子里就想到保护环境,保护穷人和难民的利益,经济与环保往往是一对矛盾,议会上两党之间互相指责,两党议员还从未坐在一张板凳上安静地说上几句话……

一个党派能进入议会,都有其历史和文化渊源,有相当的社会基础。所以一旦进入,很难逐步衰弱而被淘汰。每次大选时,各自的选票会有上下波动,甚至会被淘汰出局——1990年大选绿党出局,2013年大选自民党出局——但下届又会重返议会,因为他们各有政治方向,都代表了某个社会群体。只要这个群体没有消失,议会中就会有相应的代表席位。如此算来,德国什么时候才能改变基民盟与社民党联合执政的格局?除非社民党与左翼党和好、自民党与绿党合流。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