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62017
Last update四, 14 九 2017 10pm

 

国际风云

华盛顿二战纪念碑

美国首都华盛顿,全称为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是为了纪念美国开国元勋华盛顿和美洲新大陆的发现者哥伦布而命名的。位于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的夹缝中,不属于任何州,属美国联邦政府直接管辖。作为美国的政治中心,这里有着各种各样政治性的纪念碑、纪念堂和纪念广场。二战胜利七十周年前夕,我采风走进了前不久新建的华盛顿美国二战纪念碑群。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20世纪最重大的历史事件之一。对于以盟军领袖自居的美国来说,二战对其成就今天的国际地位具有深远意义。为了让“缺乏历史感”的年轻一代铭记这段历史,美国在首都华盛顿新建了这个国家二战纪念碑群。


不知道二战历史的美国年轻人

1993年3月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决定建造二战纪念碑。当年5月,时任总统的克林顿签署法令,授权美国战争纪念碑委员会在华盛顿建造全国首座二战纪念碑。纪念碑于2001年9月动工兴建,2004年4月底完工,开始对公众开放,2004年5月正式举行了竣工典礼。从国会通过法案,到纪念碑最终建成,历经11年。

“我们永远无法回报我们国家的这些勇敢的军人们。我们永远感激他们。美国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作出的牺牲。”二战纪念碑西侧一面石墙上镌刻着前总统杜鲁门的这一段话,也许正表达了普通美国民众对二战老兵的感激之情。

美国国家二战纪念碑坐落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和华盛顿纪念碑之间,是为纪念在二战期间服役的1600万美国军人而建。整个纪念馆呈一个下沉的椭圆形广场,广场中间是一个圆形的湖,左右两旁56根花岗岩柱子,每一根代表着在二战期间美国的一个州或一个海外领土。沿草地台阶拾阶而下,可以抵达纪念馆中心。纪念馆的两个方向都建有一个拱形塔楼,塔楼里各有三只巨大的铜质美国雄鹰举起了象征胜利的花冠。在弯曲的“自由墙”上刻有4000颗金星,每颗星都代表在二战中牺牲的100位美国人。

在这个新落成的纪念碑上,镌刻着诸如雷马根大桥战役、盟军与德军坦克大战等二战期间著名战役和事件的名称。但马里兰大学高年级学生查农·史密斯看着这些名称却一脸茫然:“我基本上不知道这些名称所指。”马萨诸塞州韦斯顿的8年级中学生威尔·乌莱斯也只认出了“硫磺岛”几个字,对其它战役则一无所知。他和同学们对纪念碑上的4000个金星感到震惊,因为一个金星就代表100名在二战中牺牲的美国军人。乌莱斯承认:“我从来都不知道曾有这么多人战死。”

美国受托人与校友委员会和洛佩尔调查公司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全美国排名前50位的大学的毕业生中,只有三分之二的人知道意大利、日本和德国在二战中是轴心国联盟,而知道盟军与德军曾进行过坦克大战的人则更少,只有37%。另据美国国家学术进步组织的统计,在美国中学生中,只有70%的人知道二战中德国和日本是美国的敌人,仅有一半的人知道当时的美国总统是富兰克林·罗斯福,而20%的人居然不知道珍珠港事件发生在二战期间。

走进二战纪念碑群

在华盛顿市区的国家公园,可以看到许多式样各异的纪念碑,但从国会大厦西侧到林肯纪念堂之间的中轴线上,只有两个建筑物:一个是纪念美国历史上的首位总统乔治·华盛顿的华盛顿纪念碑,另一个就是庄重肃穆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纪念碑群。

1941年12月7日,位于夏威夷珍珠港的美国海军基地遭到日本军队偷袭,造成近4000多名美国士兵伤亡,这就是著名的“珍珠港事件”。这一事件促使美国对日本宣战,向盟国出兵,共同打击德国纳粹和日本军队。1940年美军全国的总兵力只有45万多人,但到1945年,美国军队人数达到了最高点1212万多人,其中70%被派往海外作战。美国五角大楼公布的数字显示,曾在二战期间服役的美国人达到1600万人,在战争中阵亡的人数超过40万人,另外还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在国内从事生产、运输等与战争有关的服务。在华盛顿建造二战纪念碑,就是为了纪念这些在二战中作出贡献、作出牺牲的人们。

二战纪念碑群由一个广场、一个有喷泉的中央水池“彩虹池”、一面“自由墙”、两个亭子和56根花岗岩石柱共同组成。南北长384英尺,东西宽为279英尺,占地总面积约为7.4英亩。位于纪念碑南北两侧的两个亭子高43英尺,分别代表太平洋和大西洋两场战争,相邻的石柱之间用青铜带子连结,象征着国家团结。

二战纪念碑由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负责管理,一年365天免费向公众开放。从美国各地前来参观的游客众多,其中有不少中小学生。不过,在这些参观者当中,却很难看到二战老兵的身影。时光流逝,当年的年轻人已进入垂暮之年。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公布的数字显示,截至2002年,美国共有2600万名退伍军人,其中曾在二战期间服役的退伍老兵,人数约为429万人,他们的平均年龄为79.4岁。

尽管在二战纪念碑众多的参观者当中,难以找到当年曾征战沙场的老兵,却不难找到一些二战老兵的子女或他们的亲属。在这次参观二战纪念碑时,记者碰到一位来自纽约的游客,名叫爱德华·亚当奇克。亚当奇克说,二战期间她父亲曾在非洲、意大利、荷兰、英国和法国等地服役,参加过多场战斗,今年已经88岁,身体不太好,不能亲自来看纪念碑了。她来华盛顿旅游,参观纪念碑,是为了完成父亲的一个心愿。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凯文·阿丁顿说,他父亲也是二战老兵,但已于十几年前去世了。他来华盛顿参观二战纪念碑,就是为了缅怀自己的父亲。

纪念碑前的感怀

美国国家二次世界大战纪念碑,设计得非常别致,清一色的白色花岗岩衬着蓝色的水池和喷泉,非常漂亮。二战纪念碑是华盛顿比较新的景点,建立这个纪念碑的绝大部分资金来自于私人捐款。好莱坞电影明星汤姆·克斯和著名导演斯蒂文·斯皮尔伯格,曾经非常积极地出钱出力奔走呼吁建立二战纪念馆,因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结束六十年,二战老兵在世的越来越少,应该在老兵有生之年为他们建一座的纪念碑。

二战纪念碑是由好些个纪念碑组成的椭圆形碑群。东边入口两侧有很多浮雕,生动地记录着二战中的重大事件。二战纪念碑夏天比较好,走累了可以坐在水池边脱掉鞋子戏水,这里孩子们最喜欢的就是水池和喷泉。

抗日战争时期,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威胁。美国和中国人民并肩战斗,打败了比我们强大N倍的日本侵略者。如果没有美国的参战,中国几乎没有可能单独打败日本侵略军。对屠杀了我几千万同胞、并且没有认错的日本,我们经常说“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对帮助我们打败了日本的美国人民,我们又应该怎么对待呢?

美国人用十一年建立了国家二战纪念碑,是在记录历史,缅怀二战中为了人类和平牺牲的民族先烈。同时告诉我们:作为一个对世界负责任的大国,首先要对民族负责,要对历史负责。我期盼,作为二战同盟国的中国,应当建立起自己的国家级抗战胜利纪念碑,建立起自己的国家二战纪念园。因为,历史需要传承,二战中反法西斯牺牲的中国军人永垂不朽!

我对这些地方的称呼可能有不同的想法,因为我并不认同把这些地方都叫成纪念碑或纪念馆 ——因为它们都是露天的,“馆”当然不恰当,“碑”也未必有碑。实际上“Memorial”不一定是纪念馆、纪念碑、纪念墙、纪念园,它可以是任何形式的纪念物,在英语里都是用这一个词。

韩战纪念园

华盛顿的韩战纪念园位于林肯纪念堂西南侧几百米,用来纪念朝鲜战争期间献身的美军士兵。这里有19个与真人大小相仿的美国军人雕塑群,用不锈钢制成。这些雕塑是写实的——这是一群普通士兵,是韩战中无数美国大兵的缩影。他们排列成散兵线,在一片长满青草的开阔地上“搜索前进”。他们的表情复杂:无柰?紧张?恐怖?警惕?兼而有之,他们的表情弥漫着战争的残酷与紧张气氛。军人雕塑群正面还有美韩两国旗帜和鲜花,不知道是谁敬献在这里的,也许是韩国代表团或参观团?当时参观者中没遇到韩国人,否则我特别想跟他们说,如果没有美国,你们现在就会在金三胖的领导下生活。呵呵。

在位于军人雕塑群正前方的地面上,刻着这样一句话:“our nation honors her sons and daughters who answered the call to defend a country they never knew and a people they never met”,中文意为:“我们的国家以自己的儿女为荣,他们响应召唤,去保卫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国家,去保卫他们素不相识的人民。”
    在军人雕塑群侧面的道路旁,还有一座黑色花岗岩的纪念墙。在这座墙上,隐现着浅浅蚀刻的许多士兵的面容。这些形象是真实的,都是根据韩战新闻照片中美军各个兵种的无名士兵的真实照片摹刻的。这个纪念墙的花岗岩是镜面抛光的,开阔地的军人塑像群因此可映射在墙上。而走过的参观者也会在纪念墙上留下镜像,两组形象在同一面墙上融合在一起,让参观者也仿佛置身于战场。

越战阵亡将士纪念墙

越战阵亡将士纪念墙坐落在“倒影池”北侧离林肯纪念堂几百米的宪法公园的小树林里,用黑色花岗岩砌成的长500英尺的V字型碑体构成,东翼指向华盛顿纪念碑,西翼指向林肯纪念堂。

这面墙用于纪念在越南战争中阵亡和失踪的美军将士,墙上依每个人战死的日期为序,刻划着美军1959年至1975年间在越南战争中阵亡的58183名将士的姓名。设计者以两边低、中间高的高度差形成的天然地形,使碑文所铭刻的名字从两边向中间不断增多,使人由心底里萌生一种奇异的心理,具有无可抗拒的感染力。

该纪念墙由当时21岁的华裔女青年林璎(著名建筑师林徽因的侄女)设计,于1982年建成。建成10周年时的1992年,在此地第一次举办“唱名活动”,从11月8日中午12:30到11日上午9:00,持续了65个半小时,把碑上58183名美军牺牲者的名字,逐一大声地唱出来。

越战阵亡将士纪念墙附近有一个越战美军士兵雕塑——由白人、非洲裔美国人和拉丁裔美国人三位士兵组成。栩栩如生,让人肃目起敬。

题图:沈海滨 摄影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