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92019
Last update二, 13 八 2019 11pm

 

猪年贺词

除夕夜政府元首作新年献辞已成为世界各国风尚。中共以前也有,但不以元首名义,而以“新华社社论”形式。最早能考证的是1949年元旦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将革命进行到底”,据说是毛泽东执笔,但文物上看到的只是毛泽东修改。直到1994年元旦,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首次在电视上新年讲话“满怀信心走向未来”,他平时也喜欢在电视镜头前梳头作秀,这才开始了中国元首作新年献辞。

今年习近平作新年贺词,内容上没有多少新意,但形式上安排在家中或办公的书房中作,比较人性化,也让人感觉他是读过书的。书柜上醒目地放上雷锋照片,令人想到雷锋日记:“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这也印证了他去年12月在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说的:“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这“不能改的”,如从现实中的官有官治官享,回归到中共早年追求的民有民治民享,不是人民说了算,而是他说了算!


来自德国的老师

卢安克,Eckart Löwe(1968年-),是地地道道的德国人,金发,碧眼,皮肤白皙。个子很高,站在人群中或弯下腰去收割水稻,总会比别人高出一大截。卢安克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因此他和广西阳朔那一带农民兄弟,以及令他热爱的当地孩子们交流交往起来,显得很是从容和自如。或许就因为这些,如果不去近距离辨认,在这大山深处,你几乎无法知道那个瘦高的大男孩儿竟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外”。

卢安克是来广西旅游时爱上这里的。当时他还是自己所在国——德国汉堡大学工业设计系的学生。他爱上广西的山水,照他自己的话说,是因为这里很纯粹,当然也很贫穷。纯粹可以让人变得纯净,贫穷则能使人去努力寻求解脱。

我记忆中的抗战胜利“8.15”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向全世界宣读投降诏书,中国人民坚持了八年抗战后终于迎来了解放。记得那年我正好10岁,8.15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至今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要说8.15,就得先从我们楼上的日本邻居说起。当时我们住在上海虹口的东有恒路,虹口一带是日租界,所以全是日本人。我父亲那年还没有开始做木器生意,而是做自行车翻新的买卖。生意特好,店铺就在虹口,因此我们在虹口租了一套大房子。房子有三层,我们租下底楼和二楼,三楼是一家日本人居住。父亲想全部租下,但日本人早我们入住,房东说不敢把日本人赶走。记忆中,那日本人矮矮的个子,戴一副黑框圆眼睛,平时都穿得很讲究,几乎天天西装革履,回家后就换上和服。他的名字叫中岛一郎,夫人叫中岛美惠子,还有一个和我同龄的儿子叫中岛太郎。中岛一郎的中文说得不错,他儿子说上海方言,简直就和上海人一样流利。

黄兴的才智

有人说:孙中山是思想家、先行者;黄兴是实干家,因为许多重要的革命活动都是由黄兴发动并亲自参与的。无论此说是否贴切,黄兴的实干精神确实永远值得后人钦敬:他是亲率少数革命党人多次举行武装起义、敢于挑战满清王朝这个庞然大物的英勇斗士;他是率领劣势民军与北洋清军浴血奋战的著名统帅。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后,汉阳、汉口相继响应,湖北军政府成立。可是由于清军大举南下,汉口前线战事吃紧,士气难免低落。在这关键时刻,黄兴于10月28日赶到武昌。湖北军政府特制两面大旗,上面各书“黄兴到”三个大字,派人骑马举旗在武昌、汉口城内跑了一圈,大大鼓舞了民心士气。随后,黄兴被推举为战时总司令,率领义军在汉口、汉阳前线血战近一个月。尽管由于实力悬殊,汉口、汉阳先后被优势的北洋军攻占,却消灭了清军大批有生力量,为长江下游各省及湖南、广东等地组织起义、脱离清廷赢得了宝贵时间。不正是黄兴等革命党人一往无前的实干精神,加速了满清王朝的崩溃么!

史迪威:中国战区的美国将军

抗战胜利70年之际,让我们想起中美并肩战斗、打击日本法西斯的历史。重庆市渝中区轻轨佛图关车站附近,嘉陵新路63号,坐落着史迪威将军故居,就是为纪念二战时期中国人民的朋友——史迪威将军、暨中美战时友谊而专门成立的纪念馆。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