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62017
Last update四, 14 九 2017 10pm

 

中国社会

鸡年闲聊斗鸡史

自从人们学会了养鸡,就发现雄鸡好斗的本能,进而有意选种培养善斗的雄鸡,使之相互搏斗以为游戏。关于斗鸡历史,道家典籍《列子》中就有记载,表明斗鸡在西周宣王时代就已经出现。《韩诗外传》一书中,称鸡有文武勇仁信五德:“君不见夫鸡者,头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时者信也。”鸡堪为禽畜的模范,又可为人的楷模。古今斗鸡,用的是五德之中武和勇,鸡的英武勇猛争强好斗,在斗鸡中充分体现。

春秋战国时期斗鸡活动十分普及,《战国策·齐策》就记载临淄七万户市民“无不斗鸡”,上自国君、下至百姓,无不以斗鸡为游戏。当时人们斗鸡很注重鸡的品种选择,阳沟所产的斗鸡堪称第一良种,《尔雅》郭璞注云:“阳沟巨鸡,古之良鸡。”为了提高斗鸡战斗力,古人还创造了一些克敌制胜的方法。

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一则春秋时期采取花招的斗鸡故事:鲁昭公二十五年(公元前517年),鲁大夫季孙意如(即季平子)与鲁大夫后恶(即郈昭伯)斗鸡。为了取胜,各自都耍点儿鬼花招。季平子将芥茉面洒在鸡翅上,欲以辣坏郈昭伯鸡的眼而取胜;郈昭伯在鸡爪上暗缚铜钩,欲以利爪斗赢。结果季平子鸡大败,甚为恼火,侵入郈昭伯之宫地欲自缢。郈昭伯联合臧昭伯到鲁昭公处告季氏,鲁昭公便出兵讨伐,季氏请囚、请亡皆不许,遂联合叔孙氏、孟孙氏三家共伐鲁昭公,鲁昭公败而失国出亡,郈昭伯被孟孙氏所杀。如今山东诸城市城北25公里、渠河和荆河汇流处的都吉台村,传说就是当年鲁国季氏与郈氏的斗鸡台。郦道元在《水经注》中有明确记载:“浯水经平昌城北、城之东有台……,名为斗鸡台。”人们在此聚居后便称斗鸡台村,后人因斗鸡台不雅,便取其谐音改为“都吉台”。

到了汉代,斗鸡更加盛行,东汉班固所著《汉书》中记载,汉宣帝登基前就常常“斗鸡于杜鄠之间”,“世家子弟富人或斗鸡走狗马”,已成为社会风气。晋人葛洪在《西京杂记》中也记载,汉高祖刘邦之父刘季一生尤喜好斗鸡,当了太上皇因无法斗鸡而凄怆不乐;汉成帝好市里微行斗鸡走马,交趾国投其所好进贡了“长距善斗”的长鸣鸡;汉代鲁恭王也喜欢驯养斗鸡,不惜每年投资二千石,相当于九卿、郎将、京兆尹、知府郡守一年的体禄。近些年考古出土的汉代画像砖、画像石上,有不少激烈的斗鸡画面,是当时社会生活和民俗的真实写照。

唐宋时期,斗鸡可算普及率非常高的运动,举国上下掀起斗鸡热。不光民间有大量拥趸,即便皇室贵族中也大受欢迎。王公贵族们不光要比金钱权利,有时还要靠鸡争口气才行,甚至因为斗鸡而引发皇室矛盾。斗鸡的皇帝当推唐玄宗李隆基。史籍记载:唐玄宗酷爱斗鸡,曾在宫中建立起“皇家鸡圈”,饲养了1000多只善斗的公鸡,并雇用500名男子对鸡进行驯化。逢年过节,斗鸡场面异常宏大,皇宫嫔妃忙着争奇斗艳,朝野大臣忙着舞文弄墨,太监宫女忙着阿谀奉承。为了配合这上千只鸡的出场与战斗,唐玄宗还特意安排了皇家乐队伴奏,这恐怕是空前绝后。宋代杨延龄所著的《杨公笔录》中就记载“世人以斗鸡为雄。”宋人周去非的《岭外代答》中则对驯养斗鸡致胜之道作了详尽描述。

明代之后,不仅出现每日抱鸡在市中邀人相斗的职业斗鸡者,而且出现了专业斗鸡社团。明末清初散文家张岱在其《陶庵梦忆》中记载:“天启壬戌间好斗鸡,设斗鸡社于龙山下。”这里的“斗鸡社”就是专门研究斗鸡、切磋斗鸡技艺的斗鸡协会。到了清朝,斗鸡更是风靡朝野。

建国初期斗鸡曾一度销声匿迹。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驯养斗鸡又成了许多人的业余爱好,并逐日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呈现飞跃发展的趋势,一些有识之士做成了产业化,成了致富的门路。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