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62017
Last update四, 14 九 2017 10pm

 

中国社会

黄兴的才智

有人说:孙中山是思想家、先行者;黄兴是实干家,因为许多重要的革命活动都是由黄兴发动并亲自参与的。无论此说是否贴切,黄兴的实干精神确实永远值得后人钦敬:他是亲率少数革命党人多次举行武装起义、敢于挑战满清王朝这个庞然大物的英勇斗士;他是率领劣势民军与北洋清军浴血奋战的著名统帅。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后,汉阳、汉口相继响应,湖北军政府成立。可是由于清军大举南下,汉口前线战事吃紧,士气难免低落。在这关键时刻,黄兴于10月28日赶到武昌。湖北军政府特制两面大旗,上面各书“黄兴到”三个大字,派人骑马举旗在武昌、汉口城内跑了一圈,大大鼓舞了民心士气。随后,黄兴被推举为战时总司令,率领义军在汉口、汉阳前线血战近一个月。尽管由于实力悬殊,汉口、汉阳先后被优势的北洋军攻占,却消灭了清军大批有生力量,为长江下游各省及湖南、广东等地组织起义、脱离清廷赢得了宝贵时间。不正是黄兴等革命党人一往无前的实干精神,加速了满清王朝的崩溃么!

其实,黄兴不仅是实干家,他的智谋与才华也足以令人赞叹不已。

黄兴抵达武昌不久,汉口即被清军攻陷,清军又养精蓄锐,准备进攻汉阳。黄兴派出多股游击队,悄悄渡过襄河,抵达汉口武胜庙后堤一带,窥探敌军虚实。若与敌军相遇,则毫不畏惧地与之展开激烈巷战,而结果都是敌军遭到重创。因为民军多为武汉土著,对街衢道路非常熟悉,与清军刚一接触,就先用一半兵力与敌人缠斗,另一半则迅速绕道至敌军后方,突然发起猛攻。清军腹背受敌,惊慌失措,往往伤亡惨重。民军还常常藏身于空屋之中而虚掩其门,见有清军经过,就出其不意地大呼杀出。清军不知民军虚实,惊慌溃逃时,民军就让少数人虚张声势地从后面追击,大队人马则从别路绕到敌人前面,迎头痛击,常常能将敌人一举全歼。

清将冯国璋由于屡吃败仗,气急败坏地下令纵火,使汉口镇化为一片焦土。由于失去了游击战的屏障,黄兴才撤回游击队,在汉阳与敌军对阵。及至汉阳失陷,黄兴则化装成难民,藏身于城外普通百姓之家,借以窥探清军举动。眼看着清军在龟山上架起大炮,准备遥射武昌城,黄兴便与几个同志身穿和服,化装成日本人,迳直登上龟山,操一口纯粹的日语,喝令清军停止发炮,否则将要引发严重的交涉。清军将领惊问缘由,黄兴答道:“武昌城里的黎元洪都督,因为军需缺款,已经将汉阳兵工厂及龟山要塞抵押给我国了。你们如欲为所欲为,必须先偿还我国一千万银元的抵押金。”清军将领哪知真假,而当时日本确实在武汉驻有实力颇强的军队。清军怕引起国际争端,只得答允了眼前的这位“日本人”,武昌城得以安然无恙。

又有一种说法是:黄兴当年留学日本时,交了一些日本朋友。而彼时日本驻扎于武汉的保商军舰舰长,恰巧是黄兴的朋友之一。汉阳失守之后,黄兴不愿武昌城遭受敌军炮火摧残,便请求该舰长派部属跟随自己闯进敌军司令部,以一番诡托之词消弥了一场兵祸。此举虽属冒险,亦足见黄兴之胆识与智慧了。

当武汉的战事暂且告一段落时,黄兴决定星夜赶往上海,搬取救兵来援武昌。在江船之中回首遥望武汉三镇,忆及汉口、汉阳血战情景,黄兴心潮起伏。而汉口被焚一节,尤其令他愤惋难平,遂赋《山虎令》词一首:

明月如霜照宝刀,壮士掩凶涛。
男儿争斩单于首,祖龙一炬咸阳烧。
偌大商场地尽焦,革命事,又丢抛,
都付与,鄂江潮。

据民国年间天忏生与冬山合编的《黄克强轶事》所载,汉阳失守后,黄兴与湖北军政府都督黎元洪“相与执手痛哭移时”,说明他当时的心情是相当沉痛的。尽管如此,词中叹息家国不幸、期盼革命成功之心绪,仍然呼之欲出!

黄兴当时或许尚未料到,革命形势的发展实在太快了:仅仅一个月后的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就诞生了,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黄兴就任陆军部总长兼参谋部总长。2月12日,清帝被迫退位——这不仅标志着统治中国268年的满清王朝寿终正寝,而且标志着自秦始皇以来两千多年的专制帝制也画上了句号!

可惜革命并非一帆风顺,南北议和后,继孙中山当上了临时大总统的袁世凯逐渐露出了独裁真面目。辛亥革命的另一位重要领袖宋教仁,将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并提出责任内阁制和政党政治,以图制约袁世凯的权力,引起袁世凯的忌恨。1913年3月20日宋教仁在上海火车站遇刺,22日不治身亡。案发后不久,凶手失业军人武士英、青帮大佬应桂馨都落入法网,并供出主凶袁世凯,谋划者为内阁总理赵秉钧,直接指挥人为内务府秘书洪述祖。诡吊的是,武士英很快就被毒死于狱中,应桂馨越狱出逃不久亦遇刺身亡。赵秉钧呢?因受此案牵连,被迫辞去总理职务,改任直隶都督,不久亦在天津任所七窍流血而死。唯有洪述祖先逃往青岛,后来又化名潜回上海,终于在1918年落网,第二年被处以死刑。

又:武昌起义爆发后,老兴中会员吴禄贞,时任北洋军第六镇统制,拟率部于北方起义响应,却被袁世凯收买刺客刺死;而武昌起义的元勋之一张振武,亦于1912年8月在北京被袁世凯罗织罪名秘密杀害。黄兴痛惜战友之逝,奋笔疾书一副悼念宋教仁的挽联:

前年杀吴禄贞,去年杀张振武,今年又杀宋教仁;
你说是应桂馨,他说是洪述祖,我说确是袁世凯。

后来袁世凯要做皇帝,一班趋炎附势之徒组织“筹安会”,为他复辟帝制大造舆论。可惜,老袁这皇帝梦只做了短短83天,亦于1916年6月一命呜呼。当北京那群“帝制元勋”及趋炎附势之徒如丧考妣之时,黄兴却在白素绸缎上写下这么一副挽联,寄往北京:

算得个四十年来天下英雄,
陡起野心,假筹安两字美名,
一意进行,居然想学袁公路;
仅做了八旬三日屋里皇帝,
伤者短哉,援快活一时谚语,
两相比较,毕竟差胜郭彦威。

袁公路即东汉末年的军阀袁术,他乘乱割据江淮地区称帝,没多久就兵败身亡。郭彦威是五代时后周的开国皇帝郭威。他虽然起兵反对后汉王朝成功,可是留在京城里的亲属们——妻妾儿女,包括侄儿侄女乃至孙儿孙女,都被后汉隐帝刘承祐给杀光了,以致没有一个男性血亲做接班人,只能将皇位传给了内侄柴荣,即著名的周世宗。与郭威相比,袁世凯虽死,其亲属却并未受到牵连,因此黄兴说他“毕竟差胜郭彦威”。此联用嬉笑怒骂的形式,对奸雄袁世凯之讥刺,可谓入木三分。这样一副挽联寄到北京,估计老袁的儿子如袁克定、袁克文辈,也不愿或不敢张挂出来吧?

由于长期为革命事业奔波奋斗,积劳成疾,1916年10月31日,黄兴因患胃血管破裂,于上海逝世,年仅43岁。当蔡锷将军在云南高擎护国运动的大旗时,黄兴在美洲积极为讨袁护国军筹措军饷。黄兴逝世时,正在日本治病的蔡锷惊闻噩耗,悲痛万分,力疾书一挽联:

以勇健开国,而宁静持身,
贯彻实行,是能创作一生者;
曾送我海上,忽哭君天涯,
惊起挥泪,难为卧病九州人。

短短几天后的11月8日,蔡锷也因病逝世。两个革命巨人之间的革命情谊,怎不催人泪下!1917年4月,蔡锷与黄兴这两位湖南同乡,均被安葬于长沙岳麓山。

黄兴堪称孙中山的第一知交。对于老战友的去世,孙先生无比悲痛,他亲自主持丧务,制作祭文、挽联,盛赞老战友的才干与贡献。中山先生之挽联:

常恨随陆无武、绛灌无文,
纵九等论交到古人,此才不易;
试问夷惠谁贤、彭殇谁寿,
只十载同盟有今日,后死何堪。

“随陆”、“绛灌”指西汉开国之初的四个功臣:随何、陆贾、绛侯周勃与大将灌婴。前两个是文臣,可惜没有武略,后两个是武将,却又缺少文韬。言下之意,从古到今,要找到像黄兴这样智勇兼备、能文能武的人才实在很不容易。“夷惠”指古时候的贤人伯夷与柳下惠。柳下惠以“坐怀不乱”而成为恪守中国传统道德的典范;伯夷身为商末孤竹君之子而不愿继承君位,亦被看作抱节守志的楷模。黄兴一生从不计较名利,尤其是在同盟会内部多次出现倒孙风潮时,他坚决维护孙中山的领袖地位,拒绝取代孙担任同盟会总理。其高风亮节,足以与伯夷、柳下惠等古代贤人媲美。“彭殇”指彭祖与殇子。彭祖相传活了八百岁,是长寿者的象征。殇子则指未成年而死的短命人。“彭殇谁寿”之问,满含着中山先生对黄兴英年早逝的悲叹悼惜。尽管孙黄之间亦曾有过分歧与矛盾,但这些区区矛盾,与十来年生死与共、相濡以沫的战斗情谊相比,简直微不足道。如今黄公仙逝,作为后死者的孙中山,情何以堪!

历史不能假设,却又常常有人假设:倘若天假以年,以黄兴之崇高声望,加上他的实干精神与杰出才智,则不但中山先生能够继续大得其助,或许,中国革命的进程亦会有所改观?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