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62017
Last update四, 14 九 2017 10pm

 

欧洲经济

“2010纪要”等待更新

舒尔茨总理!如此称呼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舒尔茨(Martin Schulz)确实为时太早,甚至太离谱了一些。但人们的“后真相”感觉来源于一定的数字基础。自从社民党(SPD)1月24日确定舒尔茨为其总理竞选人后,根据著名的Infratest选举民意调查,社民党的选票一个月之内从22%左右提高了十个百分点,达到32%,超过基民盟/基社盟(CDU/CSU)的选票。社民党内的情绪也如走出了睡美人的百年沉睡,青春焕发。

如果总理直选的话,更多人希望舒尔茨为德国总理。什么是舒尔茨的锦囊妙计?他的魅力,他的亲民风格,他的简单教育背景等等。其中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是他终于正式说出了不仅是社民党员、也是许多老百姓的心里话,那就是2010纪要(Agenda 2010)有错误,需要修改!就这么简单!

Agenda 2010,可以说是德国家喻户晓的概念。然而对它的评价总是掺杂着感情,从而也褒贬不一。对一些人来说,Agenda 2010 是德国这些年来经济稳固发展的奠基石,是德国成为世界出口第一大国的起点。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它是德国人民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罪魁祸首,是对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背叛。Agenda 2010 的设计者是当时的社民党SPD总理施罗德(Schröder),但自从它诞生之日起,就几乎成了社民党头上的政治紧箍咒。许多社民党的基层党员和地方党组织,从一开始就对当时的改革深度抱有怀疑和保留意见,认为它走得太远。尽管这些年来社民党领袖换了一位又一位,而这些保留意见也只好一直吞咽着,没能引起任何实质性的改变。


新任党主席和总理竞选人舒尔茨(Schulz)在14年后正式公开宣布Agenda 2010有错误的地方,需要得到修改,对许多忠实的社民党成员来说,就如取下了头上的紧箍咒,放下了身上沉重的包袱。而与此同时,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提醒社民党,德国今天的良好经济形势全归功于 Agenda 2010。对 Agenda 2010的修改将危及德国的未来经济发展,从而也将影响就业机会。

Agenda 2010的作用真的那么神奇吗?

无论人们如何来评价 Agenda 2010 的作用,对一点很少有非议,就是德国当年需要经济体制改革。2003年以前,德国的经济形势十分艰难。经历了两德统一所带来的经济跃进期,德国经济陷入了困难时期。生产成本过高,企业竞争降低,失业率高居不下,德国成了“欧洲病人”,劳工市场的改革在所难免。由社民党和绿党联合执政政府推出的、过了几年才被称为Agenda 2010的改革政策,主要包括如下内容:

放松对企业解雇员工的限制,取消从事手工职业(Handwerk)必须有学徒毕业证 (Meisterbrief)的要求,以此来扶持手工行业的发展和成立。

医疗保险的改革。取消雇主和雇员平分保险负担的规定,把雇主承担的部分锁定在7,3%。如果医疗保险率超过14,6%,超过的部分完全由员工一方承担。

劳工市场的改革。在此之前失业人员可以领取32月的失业金。改革后,失业金的发放期通常被缩短为一年,只有当失业员工的年龄超过55岁,才可以多领半年失业金。如果在这段时间内失业人员仍然没有找到工作,接下来只能领取社会救济金,所谓的 Hartz IV。政府想通过这种办法来强迫失业人员积极寻找工作。此外,把原来的劳动局(Arbeitsamt)改成劳动介绍所(Bundesagentur für Arbeit)。

无可争议的是,Agenda 2010是对雇主和企业友好的政策。社民党总理施罗德因为这一改革失去了连任总理的机会,他之后接任总理的默克尔对他进行的这场改革作出了表扬。问题是,德国经济在Agenda 2010之后的良好发展,也就是2003年至今的发展,是否完全归功于Agenda 2010?对许多专家来说,Agenda 2010只起了部分作用。事实上, 2003年前德国经济已经开始复苏,主要归功于劳资双方所达成的克制性劳资谈判结果。工会(Gewerkschaft)、企业雇员委员会(Betriebs-rat)和雇主(Arbeitsgeber)表现出的顾大局、保就业、共度难关的精神,是德国与很多欧洲国家不同的地方。

德国经济十多年来保持稳固良好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Agenda 2010之后德国许多企业到国外建厂的趋势越来越加强,从而降低产品成本,保持企业竞争力。新世纪开始后,经济全球化的步伐也不断加大,使德国这个出口国家在不断产生的全球经济市场中如鱼得水,德国制造的机械设备最能满足新崛起的经济的需求。毫无疑问,经济全球化是德国近些年来的健康经济发展的重要原因,也同时对很多社会不良问题,如贫富悬殊越来越大等,负有责任。正如企业雇主一方愿意夸大Agenda 2010对经济良好发展的作用,许多员工百姓认为Agenda 2010对许多不良现状和他们所面临的问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这些年来德国的借用工(Leih-arbeiter)人数不断增加。一方面这些人的就业使德国失业率不断下降,另一方面此就业不等于彼就业。就业队伍中临时工和低工资人员越来越多,这也就是为什么在繁荣经济之下很多人心中会产生社会不公平的“后真相”(Postfakten)。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计算,过去20年来用来衡量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基尼指数(Gini-Coefficient),在德国从0,26提高到了0,30。虽然德国经济自从Agenda 2010以来持续发展,失业率不断降低,但财富分配的剪刀差并没有缩小。从2000年到2014年企业家和资产收入提高30%,而工资收入根据就业人员层次参差不齐。如果说高收入层的可支配工资还能够增长了15%,而低收入层的实际工资反而降低。

社民党总理竞选人舒尔茨表示,一年的失业金发放期时间太短,需要得到延长。曾经失业的人都知道,一年的时间有多短。一年之内找不到工作,就只好加入领取社会救济金的队伍。这一压力迫使很多失业人员接受专业不对、工作条件差和低工资的工作。反对延长失业金发放期的意见认为,失业人员找工作的动力和压力会因此减少,企业也会钻空子,提前解雇快要退休的老年员工,利用失业保险把企业费用推给社会。

对 Agenda 2010 的另一个争议焦点,是关于医疗保险费用的分摊,也是德国工会一直呼吁改变、令许多员工感到不平之处。当年为了降低企业成本,把企业要负担的部分锁定在7,3%之内,并把保险费控制在工资的14,6%之内定为一个长期目标。并不令人意外的是,这一目标并没有达到,保险费这期间已涨到15,7%,意味着员工要承担的部分为8,4%,比企业的负担高出1,1%,如果保险金额继续增长,按照Agenda 2010 则完全由员工承担。

在制定 Agenda 2010 改革政策时,2010年还是一个标志着未来的一个时刻。现今,2017年经历了经济危机、财政危机,经历了经济全球化的热胀冷缩,看到了社会稳定的倾斜,没有任何理由把 Agenda 2010 看成是个一成不变的教条,看成一个保证经济发展的完美答案。德国这个社会市场经济需要多一点社会的成份。Agenda 2010改革让低收入群体越来越大,这些人需要得到更多的政府关注。财富分配不均,经济发展成果享受的不平衡必须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变。社会的和平和稳定与经济增长同样重要。

不仅仅政治家们,许多经济学家同样注意到这一问题有待紧迫解决。德国经济圣贤博芬格(Peter Bofinger)呼吁提高高收入的税率来支持低收入层。尤其是最高收入的税率应该重新提高到科尔(Kohl)总理期间的水平。目前的顶尖收入最高税率为45%,当时的税率为56%。

Agenda 2010不应全盘否认,但需要一个修改,需要一个版本更新(Update)!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