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62017
Last update四, 14 九 2017 10pm

 

脸书创始人在母校哈佛毕业典礼演讲

年仅32岁、全球最大社交网络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哈佛大学第366届毕业典礼发表演讲并接受荣誉博士学位。演讲中他强调使命感(a sense of purpose):“我们这一代人的挑战是创造一个人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建议有远大想法的毕业生:“准备好被误解。”他谈及一些列社会亟待解决的问题:在人类摧毁地球之前就阻止气候变化;跟踪健康数据并共享基因组;让民主现代化,人人可以上网投票;让教育个性化,人人都能终生学习;应该探索全民基本收入,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尝试新事物的机会;需要负担得起、并且不是与公司挂钩的儿童保育和医疗保健;需要一个不是靠GDP经济指标来衡量进步的社会,而是以我们中有多少人在其中发挥了有意义的角色来衡量。


美中贸易战

特朗普一上任,就出笼宣布中止TPP,对北美加拿大、墨西哥贸易协定重谈,对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等。而对美国最大贸易逆差国、最大贸易伙伴的措施却迟迟没有出笼。他针对中国释放了多种言论,包括宣布汇率操纵、征收45%高商品关税,加上近期的“边境税调整”等,贸易保护主义异峰突起,基本都是直接针对中国。可特朗普的这些贸易措施或相关言论,直接影响到中美以及中国与其它国家的贸易策略,何时出笼?到底对中国及这世界有多大影响?

特朗普时代美国新政

1)可能对中国“低调且保持尊重”。虽然特朗普在公开演讲中频频针对中国,但外媒却一直宣称,特朗普是中国派来的“卧底”。其原因在于特朗普对待中美关系的态度。关于中国部分,特朗普演讲中是这么说的:对于那些证明是我们朋友的人,我们必须慷慨。我们渴望和平地生活,并与俄罗斯和中国建立友谊。我们与这两个国家有严重分歧,所以必须擦亮眼睛对待他们。但我们并不一定非要成为对手。我们应该基于共同利益,求同存异。像俄罗斯就已经看到了伊斯兰恐怖主义令人恐惧之处。要进入一个繁荣的新世纪,修复与中国的关系是另一重要步骤。中国尊重强国,让他们在经济上占据优势,我们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尊重,我们和中国有庞大的贸易赤字,我们必须尽快找到方法来平衡这种赤字。强大、聪慧的美国一定是能和中国结交好友的美国。我们可以彼此获益,而互不干涉。特朗普的政策顾问纳瓦罗在接受BBC采访时也表示,与奥巴马政府高调向世界宣布“重返亚洲”不同,特朗普政府会对中国“低调且保持尊重”。

欧元与财政赤字

意大利银行危机,希腊财政危机,德国低息……提到欧元,似乎到处都是坏消息。而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对欧元又是完全另一种感觉:如果去欧元国旅游或商旅,就不用兑换外币,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1992年2月7日——刚好25年过去——欧盟在荷兰的Maastricht签署了以该城命名的欧盟条约,在那个条约中确定将发行欧洲统一货币“欧元”。

发行欧元有什么危机?其实就一条:由欧洲中央银行统一货币发行,各欧元国没有发行货币权力。所以,如遇到政府财政欠缺就不能像以前那样靠多印钱来弥补。为此,进入欧元国的唯一条件(收敛原则),就是该国家年度赤字不得高于国民总产值的3%,总体累计国家欠款不得超过60%。如果加入欧元国之后年度赤字超过3%,该国将受到欧盟罚款。

特朗普的美国经济大行动

特朗普修正经济目标,将经济增速放在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他注重强调提升经济增速,2016年9月15日他在纽约经济俱乐部发表经济计划,将目标重点倾向经济增速,“我的计划也许是美国史上最亲增长的”,认为通过实施改革,美国经济在未来10年的年均增速至少可维持在3.5%或达4%,未来10年可以为美国创造2500个新工作岗位。回顾过去美国经济增长情况,2010年美国经济复苏以来,经济增速平均2.17%,其中2015年增速2.4%,3.5%以上增速出现在1990年代克林顿任职总统期间,因此特朗普想实现目标,的确需要进行一番努力。

特朗普在底特律演讲中公开经济领域政策方向,核心逻辑在于通过减税、贸易保护等方式引导产业回迁本土,增加就业岗位。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