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62017
Last update四, 14 九 2017 10pm

 

全球经济

Brexit:欧洲历史性的一刻

离婚总是一件痛苦的事,尤其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英国脱欧Brexit无异于与欧盟离婚。这也就是为什么英国脱欧公投结果一旦公布,欧盟国家不仅感到震惊,更多地感到愤慨,大有被骗和受辱的感觉。脱欧公投结果首先表明了英国公民的意愿,只有当英国政府正式向欧盟作出脱欧声明,才能开始离婚的过程。英国首相Cameron卡梅伦发表声明,将于秋天退位,但把正式提出脱欧申请以及脱欧谈判一事留给下任首相。

然而,出于愤怒和被辱的感觉,一些国家恨不得马上一脚把英国踢出去,首当其冲欧盟委员会主席Juncker和欧洲议会议长M.Schulz。二位领头人当天发表声明,要求英国政府提出脱欧申请,越早越好。一些政治家想象着与英国进行脱欧谈判时的强者地位,用“出去就是出去”(out is out) 来强调其在谈判中决不让步的强硬态度。

政治家们的失职

从英国的脱欧公投运动到结果公布之后欧洲政治家们的反映,充分显示了政治家们对欧洲目前的分裂倾向不可推卸的责任。暂时抛开公投原因不说,仅在公投过程中,没有任何一个欧盟国家领袖、欧盟领导人积极投入英国这场公投运动,有力地支持卡梅伦的留欧派进行游说宣传。既然英国的去与留对欧盟的未来有着深远的历史性影响,既然欧盟国家拥有一个共同的命运,既然默克尔甚至帮助Hollande的法国国内竞选,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去帮助卡梅伦?是的,所有的迹象表明,留欧派占上风,连英国的赌博行业都预测Brexit不会发生。政治家们可以因此睡大觉吗?而且,所有的预测结果都显示,不管哪方多数,公投结果将为险胜。只有美国总统奥巴马真正尽了一国领袖的责任,因为选举结果对美国利益举足轻重,他放弃了中立立场,在访问英国期间公开发表声明,明确强调英国留在欧盟的好处。

而正是这位在公投过程中放弃中立立场的总统,在公投结果表明脱欧方得胜的消息公布之后,很快作出了最职业化的理智反映。美国表示,将同时继续保持与英国和欧盟的直接良好合作。与此相比,欧盟政治家们的情绪化反映言论令人汗颜。德国总理在结果公布之后,邀请了法国总统Hollande、意大利总理Renzi和欧洲首脑理事会主席Tusk到柏林进行交换意见,只有默克尔主张给英国一些时间。

唯独德国著名经济学家Sinn呼吁,英国正式提出脱欧申请之前,应该要多少时间就给多少时间。在他看来,英国脱欧使德国失去了一个在倡导自由市场经济方面与自己思维相近的伙伴。失去英国,欧盟内南部欧洲国家包括西班牙、意大利和法国等国家的影响力将大大增强,德国在很多问题上的否决权将受到消弱。欧盟恐怕会成为地中海国家联盟。显然,他的考虑主要出于德国利益。但即使从欧洲政治大局来看,英国即使与欧盟“离婚”,双方也决不是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在欧洲安全问题上,在联合国安理会,在NATO等等场合,欧盟必须与英国合作。

英国的脱欧,使欧盟失去一个重要的成员国,在国际政治和经济舞台上的份量受到消弱。为数不少的欧洲政治家们,包括重要的领导人物的情绪激动之言辞与奥巴马的行为相形见绌。

欧盟不仅是“布鲁塞尔”

Brexit公投结果公布之后,呼吁欧盟改革之声更加强烈。可以理解,许多人认为,欧盟过去的运作机制和取得的成就是各国脱欧势力增长的重要原因之一。欧盟对鸡毛蒜皮的小事管得越来越多,而在大事上又缺少透明度,让人们觉得欧盟离自己越来越远。与美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TTIP简直像个间谍行为。不仅老百姓不知道目前的进程,连各国家的议员都不知内情。在德国,直到议员们一再强烈抗议,才被同意在一个封闭的房间内过目一下谈判材料。每个议员只允许单独进入这个房间,不能复印和拍照,不能带工作人员等等。欧盟的许多协约得不到贯彻执行,各国之间互相扯皮。

欧盟不仅仅是欧盟议会,欧洲委员会,更是欧盟成员国政府。很遗憾,这最后一点常常被人忘记。正因如此,各国政府在布鲁塞尔开会时是一个态度,回国后又发表另外一套言论,把许多自己的责任推给欧盟委员会和议会。在英国Brexit公投游说期间,一个最被情绪化的政治话题是难民问题。而这个问题同时很好说明,为什么欧盟委员会和议会不能更好运转的症结所在。本来欧盟就在针对难民分配问题争论不休,在希腊和意大利涌入的无数难民等待着分派到其它国家。而德国总理默克尔一时感情用事,抛开德国议会和政府,更忘记欧盟当时悬而不决的难民问题,敞开国门,让上百万难民毫无控制地涌入德国。看到涌入的难民数量远远超过她的想象之后,又转过来在欧盟内讨论如何分配这些在德国涌入的难民。此举无疑为英国的脱欧派帮了大忙。对欧盟进行改革,不仅要从布鲁塞尔开始,包括默克尔这样的政府行为方式同时需要改变。当她敞开国门放入难民时,恐怕没有想到欧盟。但她应该想到。在人员和商品自由流通的欧盟内,每个国家国门都是欧盟的“国门”。成员国政府,欧洲议会和委员会互相之间推脱责任和扯皮,直接影响欧盟在人们心中的形象。

不可否认,英国人民决定离开欧盟,与卡梅伦政府把许多国内问题的根源推到欧盟身上有相当大的关系。欧盟成了政府推脱责任的“出气筒”:难民问题,贫富两极分化问题,区域发展差异问题等等,都被归咎到欧盟的政策。连英国究竟向欧盟上交多少钱,都没能说出全部真相。等到Brexit公投宣传开始时,再去叙说留在欧盟的好处,不仅不可信,也为时过晚。Brexit的拥护者只需要继续用政府曾用的谎话,添点油加点醋,就足以煽情。

英国人从来就没有全心全意地归属欧盟。地理上的岛国地位和历史上日不落联合王国的辉煌让英国总是拥有不一般的感觉。也正是这种不一般的感觉,让英国在欧盟融合过程“越陷越深”时的失落感也越来越强烈。领导脱欧运动的主要人物Johnson和Farage利用人们的感伤和怀旧心情,给人们描绘了脱欧后的美好状况:英国人将摆脱来自布鲁塞尔的欧盟枷锁,主宰自己的未来命运,重新享受充分的自由,英国将不会再出现难民大批涌入的现象,往日的辉煌将会重建等。

双方面临未知数

2016年6月23日英国人民以51,9%对48,1%的公投结果做出了脱欧选择。选择留在欧盟内的人们被这一意外的结果惊呆,但选择脱欧一方的欢乐也并非长久。就像一群争取舵手位置的水手,把船争到了手,却突然意识到不知道往哪里开。Johnson和Farage这期间都已经退位,卡梅伦首相虽然还留守一些时间,但党内总理接班人的竞争已经开始。英国这艘船像突然没了船长。总理竞选人May表示,如果她接任总理将不急于作出脱欧声明。对英国来说,这无疑是个聪明决定。英国人似乎在感情上和组织上都还没有做好脱欧的准备。脱欧可能给英国带来的好处还很遥远,但脱欧的坏处已经显现。英镑与美元的比价这期间跌落到了3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低于1,30美元。

德国证券交易所与英国伦敦股市交易所的合并谈判在公投前已经结束,原计划合并后总部设在伦敦。但这一设想得以实现的可能,随着英国的脱欧变得渺茫。欧洲银行监督机构EBA将离开伦敦。这仅仅是开始。据说在公投结果公布的当天,一些位于英国的企业已经在法兰克福或者柏林询问房地产行情。位于伦敦的国际大企业如汇丰银行HSBC,电讯公司Vodafon, 信用卡公司Visa 和JP Morgen银行等都很有可能把总部移出伦敦。据说美国银行Morgen Stanely 已经决定将把2000名投资银行家的工作位置移到法兰克福或都柏林。德意志银行也很可能把欧元债券的交易从伦敦移到法兰克福。即使企业不离开英国,在英国和欧盟未来关系明了之前,企业很可能放弃或者推迟投资。按欧盟里斯本条约第50条关于退出欧盟的规定,脱欧谈判可以有两年时间。然而,英国和欧盟的关系错综复杂,两年可能远远不够。企业从而面临着长时间的不明了投资环境。

这期间英国财政部长Osborne已经表示放弃2020年实现财政收入大于支出的目标,并宣布将把企业所得税从20%降到15%,来阻止英国脱欧后企业离开的倾向。决定性的问题是,脱欧后的英国是否能够进入欧盟共同市场或者说进入该市场的代价。因为与欧盟国家之间的贸易占英国对外贸易的一半,欧盟共同市场对英国经济至关重要。反过来,英国每年注册新车的50%来自德国汽车行业。关于进入欧盟共同市场的谈判将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享受欧盟共同市场的前提,包括就业人员的自由流动,而这一点正是脱欧倡导者的眼中钉。挪威和瑞士不属于欧盟,但参与欧盟的共同市场,不过这两个国家不可能成为英国的榜样,因为它们同样接受欧盟就业者自由流动的规定。不能参与欧盟共同市场,伦敦这个欧洲第一和世界前列的金融城市地位肯定将得到消弱。今天,许多银行和金融企业以伦敦为基地,可以把金融产品推向整个欧盟国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出口金融产品的数量可与英国相比,而英国出口的三分之一是进入欧盟。失去欧盟市场之后,一个在英国批准的金融产品要想在欧盟共同市场推出,还需要额外的审批。许多银行会被迫把总部从伦敦搬出。英国的金融行业是脱欧的明显输家。

按照IWF预测,脱欧后英国的长远经济发展将减少4-5个百分点,2017年甚至会出现经济衰退。欧盟国家的经济发展也会受到影响,但要小得多。据德国Ifo经济研究所预测,德国经济增长将因此减少0,1-0,3个百分点。英国脱欧的领导者Farage声称,德国高档汽车和法国香槟行业的利益游说,是英国继续参与欧盟共同市场的保证,因为它们需要英国市场。虽然这有点一厢情愿,但鉴于双方经济的紧密联系,共同自由市场符合双方利益。尽管如此,谈判将十分艰难和缓慢。而英国不仅要同欧盟进行自由贸易的谈判,所有它以欧盟成员国而自动得到的、与其它国家的自由贸易权,都必须重新进行谈判。

回头看历史的一刻

英国脱欧的公投结果,无论对英国和欧盟都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一个历史性事件的深远影响很难马上正确评价。30年之后回看脱欧这一历史事件,才能更清楚它是建设性还是破坏性的。75年前欧洲这片土地上还充满战火硝烟,不到30年前欧洲还处在冷战之中,和平与安全远远比几个经济增长百分点重要。英国人的公投不论其结果如何,尽管它对整个民族或者欧盟来说可能是个歧途,但作为一个民主的行为,它应该是英国人的骄傲,他的民主决定应该得到欧盟的尊敬。世界上有几个国家允许自己一部分领土内的公民进行公投,决定是否继续留在王国之内。2014年英国允许苏格兰进行公投表决是否留在联合王国内,结果55%的人做出了留的选择。欧盟这个项目进行了几十年,也许走到了十字路口。

英国通过脱欧公投所给的这一警钟,既是一个挑战,也是新的机会。也许我们的政治家们从布鲁塞尔回来时,不会总傲慢地对我们说:所做出的决定是别无选择“Alternativlos”。也许欧盟终于在督促一些国家进行经济结构改革的同时,也会用一个欧盟投资计划来回答超过20%的青少年失业率。 也许英国人经过了一段歧途再加入欧盟,更使人感到欧洲这个大家庭的宝贵,也许英国政府经过前思后想最终决定不声明脱欧。虽然一些国家的右翼独立分子认为,英国脱欧公投结果为他们给力,但这一事件的积极效果是,没曾对欧洲和欧盟进行思考的人因此进行了认真思考,欧盟的生存危机使人们突然意识到欧盟的重要性。ARD-德国趋势民意问询7月7日结果显示,相信欧盟成员国地位让德国受益的人第一次超过了半数,达到52%,而在英国公投前夕的问询结果仅为39%,4月份的结果甚至不到30%。而对英国来说,不在欧盟内仍然可以成功,挪威和瑞士就是例子。

尽管如此,离婚是件痛苦的事,尤其是英国的这个“离婚”决定在国内就充满了争议,所以痛苦更是有加无减。青年人感到被老一辈出卖,苏格兰和爱尔兰人感到被英格兰人出卖。历史就是这样,每个转折点都带来痛苦和未知。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