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62017
Last update四, 14 九 2017 10pm

 

全球经济

特朗普时代美国新政

1)可能对中国“低调且保持尊重”。虽然特朗普在公开演讲中频频针对中国,但外媒却一直宣称,特朗普是中国派来的“卧底”。其原因在于特朗普对待中美关系的态度。关于中国部分,特朗普演讲中是这么说的:对于那些证明是我们朋友的人,我们必须慷慨。我们渴望和平地生活,并与俄罗斯和中国建立友谊。我们与这两个国家有严重分歧,所以必须擦亮眼睛对待他们。但我们并不一定非要成为对手。我们应该基于共同利益,求同存异。像俄罗斯就已经看到了伊斯兰恐怖主义令人恐惧之处。要进入一个繁荣的新世纪,修复与中国的关系是另一重要步骤。中国尊重强国,让他们在经济上占据优势,我们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尊重,我们和中国有庞大的贸易赤字,我们必须尽快找到方法来平衡这种赤字。强大、聪慧的美国一定是能和中国结交好友的美国。我们可以彼此获益,而互不干涉。特朗普的政策顾问纳瓦罗在接受BBC采访时也表示,与奥巴马政府高调向世界宣布“重返亚洲”不同,特朗普政府会对中国“低调且保持尊重”。

2)或将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加大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特朗普曾表示,要对中国进口产品征45%的重税;特朗普更具保护主义色彩的贸易政策将成为影响未来中美贸易关系稳定和发展的消极因素。分析认为,尽管特朗普强加45%关税(从中国进口的货物)的政策在现实中未必能得到实施,但它表达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可能对从中国进口的特定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例如纺织、化工、钢铁和橡胶等领域的商品。如此一来,中国的出口必将受到影响,中美贸易很有可能进入一段冰冻期。在目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势必会加大加大中国经济下行压力。

3)或加大人民币贬值压力。在汇率方面,美国可能将对华发难。特朗普曾攻击中国政府操纵人民币,大大削弱了美国公司的竞争力,美国企业正在遭受中国企业的“屠杀”。因此,未来美国政府很可能会对中国采取某种程度的报复性措施,如对华进口商品征收45%的关税。此外,特朗普政府也可能采取美元贬值方式,为美国企业创造有益的贸易条件。由此看来,特朗普预计很难改变美联储的加息进程,但可能加剧中国资本外流,从而加大中期人民币贬值压力。特朗普主张削减企业所得税和对迁回海外利润的美国企业仅征低税,可能会吸引美国海外资金更多地回归国内,加剧中国资本外流。

4)抛弃TPP,对中国崛起将是开天辟地利好。特朗普称该协议是对美国人民的背叛,将会扩大美国的贸易逆差,减少美国的制造业岗位。TPP目的在于实现美国主导下的新型一体化和贸易自由化,扭转目前这种“中国受益、美国吃亏”的格局,倡导美国价值观,进一步密切和巩固同盟关系。

中国必须主动出击应对特朗普之变:

(1)发挥中美高层沟通畅通的优势,尽可能稳定中美关系。由于中美之间在国际和内政领域长期存在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冲突,因此两国关系的稳定特别需要双方高层持续的良性互动。2019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这对进一步巩固和加强两国的关系是一个绝佳契机;

(2)化解中美经贸分歧,加强双边经贸交往。2015年美国与中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5980.7亿美元,占美国进出口总额的比重15.7%,中国因此首次超过加拿大成为美国最大贸易伙伴。未来中美关系在特朗普新民粹主义大旗下,必然会遭受各种形式和程度的干扰,但双方巨额的经贸利益已经成为稳定两国关系的压舱石;

(3)加强美元与人民币及两国央行间货币政策协调,减轻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特朗普上台后,美联储加息节奏可能加快,全球货币政策分化将加剧,国际外汇市场、股票市场、大宗商品市场波动加大,全球金融风险提高,两国可以共同维护全球金融市场的稳定;

(4)战略主动出击适应全球经贸新变局。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囿特朗普折戟,中美两国应努力通过合作避免逆全球化形成势头,避免设置贸易壁垒、以邻为壑的现象发生,影响世界经济复苏。中国也面临全球战略新机遇:可以通过推动G20长效治理机制的建设,加快实施“一带一路”战略构想;还可以通过亚投行与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拓展更多全球伙伴,填补美国战略收缩后留下的治理空间,进一步提升中国影响力。

5)重新认识这世界。特朗普已经获胜:

a、证明精英政治和主流思潮的严重过时,2016年屡次提示投资者要从理解群体行为和乌合之众为起点,调整投资认知.铁的事实证明,忽视这关键一点很容易犯系统大趋势性错误;

b、再次说明民粹主义、孤岛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崛起,这是逆全球化而动、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后全球市场弱复苏之必然结果,必须正视;

c、特朗普的目标并没有媒体渲染的那么极端,他除了务实取民之处,对美国国家经济未必长期不利,对公民个人又是长期大利;

d、特朗普认准了美国经济240年的底气就是内生增长,谁当选总统都不会改变这点;

e、美国经济最大的问题不是特朗普当了总统,而是耶伦领导下的美联储正在偏离发展、守衡的审慎路径;

f、特朗普当选总统再次说明主流媒体的偏见和误导;

g、特朗普当选总统对希拉里押宝华尔街上压做了修整,至全球市场风险偏好得到回调;

h、短期观望为上,长期趋势不改,特朗普可能创造了全球性阶段性的底部机遇;

i、具有商业头脑的特朗普有务实特质,他当总统对中美经济往来说有挑战,也有积极一面;

j、经济世界及国家经济依然是第一更重要的实践指标,正在经历微观崛起的大趋势,顺势而为才能立于这世界的不败之地。

6)美国21万亿美元的财政危机。特朗普接替奥巴马,无论他身负何等神通、奇迹,新总统都必须承接奥巴马留下美国200多年史前之最的政治遗产:几乎崩溃的美国财政,21.4万亿美元的国家债务,这等于将美国一年GDP总额全部填入债务之洞,还远远填不上这个债务天坑。

奥巴马上台后,由于企业税锐减以及福利支出剧增,使美国政府的财政状况加速恶化。政府债务从2008年的10.6万亿美元,迅速累积到2016年10月的21.4万亿美元,整整增加一倍,债务与GDP比例达到前所未有的119%。美国债务的迅速扩张,使美国联邦财政的利息支出急剧增加,形成难以想象的国家财政负担。2008年美国联邦政府利息支出为2528亿美元,到2015年末奥巴马政府的这一数字已飙升为4943亿美元,占当年联邦政府总支出的12%;考虑到高达61%的财政支出用来社会福利,政府的正常运作越来越艰难。

7)注定不得人心的美国新政府。特朗普组建新政府必须面对棘手的财政负债难题,并增加税收、削减开支,尽可能降低财政负担,否则美国财政将走向越来越尖端的崩溃难题。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朗普新政府不可能落实其规模庞大的减税计划,反而需要加大征税力度,但这是美国政府通过参众两院的永远难题。同时,新总统必须削减福利、国防、科研和教育等非盈利性开支,否则财政状况将恶化到无以复加。对此,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托马斯·萨金特曾评价道,长期以来“美国正面临严峻的财政问题,因为我们征收的税收不够支付开支。”

在这种情况下,新政府注定要成为国内的众矢之的。无论对民众和企业的增税,还是减少福利,削减对非盈利机构资助的计划,都将引发普遍不满,造成相当严重的政治后果。这也意味着新政府必将是一届臭名昭彰的新政府。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