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经济文化

五百万欧元骗局始末

经过十几个小时飞行,梁先生一行终于到达巴塞罗那。巴塞罗那企业派出副总经理何塞和一位极其漂亮的公关小姐艾伦娜在机场候机楼等候。当飞机着落,中国客人顺利走出候机厅之际,艾伦娜用典型的西班牙礼节:贴脸亲吻迎接中国客人。她的一个吻礼和她身上发出的法国香水气味,着实把中国客人的兴高到了脖子根处。

查看实物 履行付款手续

梁先生一行和这家私企已经有过好几回贸易交往,梁先生的公司是专门进口外国废金属的大型国企。自2009年开始他们通过网页中介认识了这家公司,认识初期双方都比较谨慎,只是进行一些小规模贸易,双方的信誉度都用满分表示。梁先生是个既谨慎又具扩张性的企业家,几个来回后他决定做一票大单,以500万欧元的巨资购入西班牙的废铜,原因是西班牙进入经济危机后大批工厂倒闭,废铜库存量巨大,亚洲的日本和韩国商家都对西班牙废铜虎视眈眈,如果不抓紧时间大手笔购入,完全有可能被日企或韩企捷足先登拿掉。梁先生已经把西企的废铜价格压得几乎是白菜价,对于这个价格,梁先生也对自己公司的谈判副总大大地赞扬了好几番。

合同已经签毕,眼下的程序是买家到现场实地查看废铜存量和质量,然后实地查看废铜打包并装入集装箱,集装箱上还特意写上梁先生公司的名称,然后再目送集装箱离开公司,驶向巴塞罗那集装箱码头。

上述三个既定程序,梁先生和他的随从都仔细认真地审视,不遗漏任何一个可能出现差错的环节。并一致确认“OK”后,梁先生公司依照合同将500万欧元汇入西企的账号。

其他一切都符合国际贸易惯例,唯独最后一项似乎有异常。通常是货到后经过验收,才将款子由第三方银行汇入西企账户。这次是,货还没有运到目的地就付账,自有其原因。

原来合同上有一条:中方7人来西看货验货之差旅费全部由西企提供,级别是,全部头等舱和6星级酒店待遇,时间为5个工作日。当中方客户看货、验货、送货的程序完毕、并在合同上签字后,中方必须在3个小时内将500万欧元汇入卖方账户。这样的条款似乎有潜在风险。卖方的解释是,价格给中方压得如此之低,卖方几乎为零利润。但是为了双方的未来合作前景,零利润的生意也不放弃,条件就是验货后款项到位。

梁先生的团队也有风险评估,之所以同意也是因为:一是价格低,放弃可惜;二是双方都有好几年的诚信交往基础;三是中方团队的来西费用全部由西企支付,而且是最高级别的待遇,可见西企的诚信和热心。鉴于上述原因,梁先生经过几个不眠之夜的考量,最后拍板同意。当然,梁先生也有补救办法:万一西企不守信誉,梁先生必定在西班牙法院对其进行司法起诉。梁先生也是商场高手,深谙商场的风险狡诈,但他也知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赚钱法则。此次西班牙之行,就是一次舍子套狼的行动。梁先生请风水师和寺庙的方丈做过预测,结果是成功大于风险。所以,梁先生在签字时面不改色心不跳,在汇款时更是表情坦然自若。

周游欧洲 阅尽欧路春色

众所周知,中方企业外出公务哪有不顺带旅游的,即便梁先生不愿意,其下属也会向领导提出要求“顺便走走看看”,理由是难得来一次罪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到处是人吃人的制度,我们就是感受感受欧洲制度坏在何处,恶在哪里?

好在西企早就了解中方人员的目的和要求,为中方人员提供一条欧洲数国游,专门了解黑暗社会弊病的线路早就安排得当,带队的就是西企公关小姐艾伦娜,一切“黑暗考察费”均有西企承担,条款当然不能白纸黑字写在合同上,只是双方心照不宣而已。

带队人还是艾伦娜,这位西班牙美女曾经去中国留学多年,在山东大学三年的留学生涯里,让她能够说出一口标准流利的山东韵味中国语。艾伦娜说的“我”从来就是用“俺”来替代。在艾伦娜的带领下,梁先生一行从南欧出发,方向直逼北欧的旖旎风情国:法国、德国、瑞士、丹麦、荷兰、挪威,最后是没有贪官污吏的瑞典王国。这段“考察黑暗”的详细情节本文就不再花笔墨赘述。总之,梁先生一行非常满意,看到的听到的的确有大涨知识之感。尤其是阿姆斯特丹的那个地段的“黑暗”啊,这是惨不忍睹,但还是要忍不住多睹几睹。

回国等货 发现情况不妙

梁先生一行满载而归后,当然急切等待十几吨重的废铜快快到岸。一到岸,一报关,一验收,一进仓,万事大吉。但问题是,报关通知书一等再等就是不来,中方连续发出多分电子邮件,回复是:已经发货,耐心等待。

梁先生毕竟是个大企业家,耐得住等待,经得起磨炼,他相信自己的眼光和判断不会有错。

果然在二周之后海关发来报关通知,请梁先生企业派人去海关验货。梁先生指派副总经理在指定时间和地址到达现场。海关在副总的面前依照程序开箱验货。当海关人员开箱之后大家都倒抽一口冷气,呈现在大家眼前的货物根本不是废铜,废金属,而是一堆建筑垃圾,里面尽是拆房后产生的钢筋混凝土垃圾。副总马上电话通知梁先生,梁先生听后虽然故作镇静,要求再仔细看看是不是搞错,但此刻他额头上已经冒出豆大的汗珠。梁先生意识到,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梁先生不顾公务繁忙,坐上轿车亲自赶到了海关验货处。他看见的场景和副总报告得一模一样,海关并没有搞错,没有张冠李戴把他人的集装箱当作梁先生的集装箱打开验货。此刻梁先生也亲眼看见集装箱上写着他公司的名称。梁先生的感官反应是:被骗了!

回到公司后,他马上要求秘书发电子邮件通知西企,并将垃圾照片也附上。梁先生的条件是,马上退回500万货款,否则以诈骗罪起诉这家企业。而对方在三天之后的电子邮件回复是:我们没有错啊,你亲眼看见我们装箱的啊!是船运公司搞错的吧,你去找他们论理吧。

梁先生看见这样的回复再也没有绅士风度,再也没有耐心和气量了。他把手中咖啡杯狠狠地砸在地上,咖啡和地面接触后发出“噗呲”的声响,就像一把利剑刺进梁先生胸口的声音一样。

再赴西班牙 起诉骗局设计师

梁先生不得不二赴西班牙,二进巴塞罗那,但这次的赴西心情压根儿就没有一丁点的快感。官司能否打赢?即便打赢了能不能追回500万大洋?官司要拖多少时间可以了结?律师费要多少?西班牙的律师会不会坑人?律师会不会和骗子串通一气?一连串的问号,把梁先生的脑子问得血压升高手冰凉。

飞机终于在巴塞罗那机场降落,进入候机厅时看见巴萨足球队正在和曼切斯特鏖战,梅西的一个倒地横扫射门进球让全场球迷如痴如醉,如疯如狂。梁先生虽是梅西的球迷粉丝,但是此刻的他,哪有心思去欣赏梅西、梅东。

在酒店放下行装后,梁先生马上带着随从赶往卖家公司……但,为时已晚,公司已经空空如也,门口贴着不动产中介的告示:办公楼出租。

看来,只能诉诸法律解决。翌日,梁先生托人找到当地一家颇有名气的律师楼。据介绍人称,这家律师楼专打诈骗官司,而且胜诉的概率是80%。律师听了梁先生的陈述后,并没有回答梁先生这个案子胜诉和败诉的几率是多少,而是问梁先生:如果对本律师有信心的话,就马上办理聘用手续,然后付款。

梁先生无奈,只好签字画押办理聘用律师手续,并且马上付款。接着律师说,官司可以100%地打赢,但是500万能否拿到手、什么时候拿到手,现在没有把握说时间点。第一步是先要去警局报案,以诈骗罪的法律程序对卖家提出控告。在办理完警局报案程序之后,再去法院对卖家提起诉讼。

西班牙警方接受报案后,对此案件也十分重视:一是诈骗金额巨大,二是对西班牙投资环境和西班牙商家诚信度的损害巨大。西班牙警方在完成法律程序后,对卖家的老板发出通缉令,这个通缉令的范围在欧盟境内有效。

一个星期后,警方通知梁先生,已经了解到被通缉人的行踪,目前此人在南美洲的乌拉圭。由于通缉令无法在该国生效,西班牙警方无法采取任何法律行为。

梁先生听后,只得决定马上回国。但是警方对梁先生说,通缉令20年有效,只要骗子在20年之内去欧盟的任何一个国家,都将被逮捕归案。

5年后 骗子回西班牙自首

案情的发展往往会出人意料,忽而山穷水尽,忽而柳暗花明;忽而阳光大道,忽而峰回路转。就在梁先生已经对这个骗局不存在任何幻想、任何追回500万巨款的心态之际,突然梁先生聘请的西班牙律师给他发来电子邮件。邮件称,这个西企老板在逃往南美洲乌拉圭5年之后,于日前回到巴塞罗那警察总局自首……

律师称,他会在结束度假后亲赴警局了解案情。梁先生一听案情有进展,而且诈骗嫌疑人自己去投案自首,自然出现一时间的兴奋。他马上问律师,几时去警局?律师回复,一个月之后,原因是现在正值度假时间,而且是法律规定,任何人不能剥夺西班牙人每年30天的度假权力。

梁先生只能叹气!这西班牙人太幸福了!

30天的等待对梁先生来说就是煎熬。总算30天过去了,梁先生再发邮件催问律师,律师回复说,在度假结束后都有“度假后遗症”,就是说,玩得太兴奋,尽管结束度假,但是心情还没有平静,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调整,请再耐心等一个星期!又是一个星期过去,律师回复也来了,但是结果又让梁先生目瞪口呆:对方卖家居然聘请律师反诉了梁先生。

西企卖家 倒打一耙成原告

梁先生律师将卖家的起诉状邮寄给梁先生,起诉状这样写着起诉事实和理由:

首先,卖家称和梁先生的纠纷不是诈骗性质的刑事犯罪,而是纯民事性质的合同纠纷,因为他调查发现梁先生有黑社会背景,所以逃往乌拉圭躲避灾难。其次,在乌拉圭避难时期,果然受到梁先生派出的黑社会人员追杀,几次险些送命,而且数次黑社会打手用手枪指着他的脑袋明确说,他们是黑社会成员,就是受中国商家梁先生所雇用。如果不把500万欧元乖乖交出,杀全家。为此,他是在不能忍受在乌拉圭逃往的痛苦日子,决定回到祖国西班牙,在祖国警察的保护下过上正常人的幸福生活。

在乌拉圭的日子里他患了抑郁症,自闭症,精神分裂症,腰间盘突出症,以及颈椎突出症,身体肥胖症。现在虽然回到祖国的怀抱,但被病魔缠身,有生不如死的感觉,造成这些病痛的原因都是中国商家梁先生的责任。要求:法院公正地、无私地、依法判处梁先生对他的经济赔偿和精神赔偿,精神赔偿是500万欧元,经济赔偿是100万欧元。其中500万欧元和梁先生的贸易纠纷抵消,诉求中国商家梁先生只要再赔偿100万即可。这是体现西班牙公民的宽宏大量之精神。

最后还附上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他的头被一支手枪指着太阳穴。照片上写着:证据确凿,受黑社会死亡威胁。

梁先生律师说,西班牙法院已经依法受理卖家的反诉。但是,西班牙的审理时间长得让人无法忍受,一审是在三年后开庭,然后在二年后判决。败诉方可以上诉,又是5年;第三审再等5年。如果败诉方不服,还可以上诉到欧洲宪法法院,一二三审再等15年,二个一加就是30年。

律师问梁先生:您有耐心等吗?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