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看德国歌手演绎的粉红佳人

我这个喜欢听歌的音乐爱好者,其实与真正的歌迷比实在惭愧,只是在干家务、开车的时候开着收音机,听听电台里播放的歌曲而已。很多歌曲熟悉旋律,却不知道歌名,或者知道歌名和旋律,说不出歌手名字。

最近又是闹了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笑话。当得到两张在古城索斯特文化之屋Kulturhaus Altschlachthof Soest的音乐会票“Just PiNK”时,我居然没有搞清楚这是什么乐队,有哪些歌,只听几个德国女友说很好的,她们都想去呢。

我现在喜欢不先上网找资料做预习,先自己去观看或者体验,这样会不被别人的观点左右,得到意想不到的惊喜和自己的发现。


德国人喜欢娱乐更爱思考

德国人怎么看世界、看问题的角度,对一件事的认识和反应,一直是我对比中德的对象和课题。认识德国人的途径,深切体会文化差别,关注点议论点的不同,理解和包容,作为文化现象来研究解读,不难发现德意志民族的性格、禀赋、理性、严谨、乐观、幽默等诸多元素。

在动物园宫看了一场获奥斯卡大奖的片子,黑人争取与白人平等权力的纪录片《我不是你的黑人》,人山人海,座无虚席,全市最VIP的电影院里,座椅之间自由度、空间很大,可以在仰卧的睡椅上睡觉,舒服极了。几日的疲惫,我竟然睡了一小觉。醒来掌声响起,反响不错,一部再次获奖的影片。

人生感悟四则

只有生命在 财富才在

美国乔治的秘书在接待一位来访的大客户时说:“很抱歉,我们经理刚去夏威夷度假,要不您等四天再来吧!”“什么!四天?他扔下这么大的生意摊子,竟然去度假四天!”客户的眼睛如同两只铜铃,仿佛质问的是自己的下属。

“是的,经理走之前,交代得很清楚,在这四天中不要用公事打扰他!”秘书毕恭毕敬地回答。“那么,我给他打电话可以吗?”客户紧接着问:“我不谈公事。”

秘书犹疑着答应了。

诗人格拉斯

德国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君特•格拉斯,虽然是以长篇小说《铁皮鼓》、《猫与鼠》、《狗年月》“但泽三部曲”闻名,但他的文学生涯则是以写诗为开端的。1955年他的《幽睡的百合》(Lilien aus Schlaf)在南德广播电台举办的诗歌竞赛中获得三等奖。1956年的诗集《风信鸡的优点》(Die Vorzüge der Windhühner)和1960年的《三角轨道》(Gleisdreieck)既有现实主义成分,又受到表现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影响,联想丰富,激情洋溢,具有较强的节奏感。1967年的第三部诗集《盘问》(Ausgefragt)政治色彩较浓,因此,格拉斯也一度被称为“政治诗人”。以后,格拉斯虽然继续以写长篇小说为主,但几十年来始终没有停止写诗,而且许多诗歌都与他当时正在写的长篇小说有关或者就是小说中的组成部分,比如他在写长篇小说《比目鱼》时,就写了大量类似题材的诗歌,其中一部分出现在小说里,后来他还出版了一本配诗画册《当比目鱼只剩下鱼刺的时候》。他的诗集还有《崇拜玛利亚》(Mariazuehren, 1973),《啊,比目鱼,你的童话有个坏结局》(Ach Butt, dein Märchen geht böse aus,1983),《亮出舌头》(Zunge zeigen, 1988),《四十年》(Vier Jahrzehnte, 1991),《十一月的国家》(Novemberland, 1993),《为不读书的人捡到的东西》(Fundsachen für Nichtleser, 1997)等。格拉斯的诗歌都是以日常生活为题,散文式的语言风格,以幽默讽刺见长,长短不一,不带激情,以诗配画,或者诗画合一。

马克·吐温的幽默道歉

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 (Mark Twain)是我喜欢的一位作家。他语言风格实在是幽默风趣。然而我却没有想到,就连他的道歉也是这样别具一格。

有一次他到某大学做演讲,谈着谈着,就谈到了当前某些国会议员的卑劣行径。无所畏惧的马克·吐温张口就骂,毫无顾忌,其中出现了相当过激的言词,比如“现在的国会中,某些议员简直就是狗娘养的!”

这次演讲的录相播出后,美国人民均捧腹大笑。某些国会议员感觉颜面无存,便组织起来一起对付马克·吐温。强烈要求他登报道歉,还威胁说,如果不照办,就以诽谤罪将他告上法庭。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