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72020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老骥伏枥志千里:旅德艺术家武术家与中医师沈其昭

旅德华人中人才济济,而像沈其昭这样横跨多领域的人才却不多见。

他父亲沈逸千是抗战时期中国著名艺术家。在父亲的教诲下,沈其昭从小学习绘画,六岁时他的作品就参加上海成人画展;在良师指导下自幼习武,他的散打、推手和气功堪称一绝;又在著名中医师、伯父沈六吉的指导下学习中医理论和中医实践,结合自己的气功,在脊椎、腰椎医疗等领域独树一帜,改革开放后在上海创立“康复中心”,几年中治愈病人上万。如果问他到底专长哪项?他可能自己都说不清。他的兴趣可能更多在武术,在东吴大学时他就是主攻体育。没想到在一次出黑板报时被艺术系教授看到,说他的绘画艺术都已经超出了艺术系学生。一打听才知道,他是沈逸千的儿子,于是一定把他转入艺术系,结果他在艺术系毕业。


江南烟雨

songmeilin有人说,婉约轻柔细腻敏感的江南,最宜慰抚和平静心灵,所以成为文人墨客心中永远的精神故乡。从懂事起,唐诗宋词像一个遥远的梦境,凝结了江南的风光之美,也凝住了我的江南情结。小桥流水,粉墙黛檐,雕栏镂窗,漫着绮丽繁花,散着斜风细雨。烟雨江南,直直地成了一种意境,涵蕴着自然,也熏染着心情。

于是,邂逅了烟雨楼。

我為甚麼對簡體字有疏離感

fantizi我成長在六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時期,讀書學習都是簡體字,至到如今,雖然認得繁體字(正體字),但習慣上書寫起來還是用簡體字。作為一個在大陸成長的寫作人,與漢字打交道五十年,可以說很多時光是在簡體字的氛圍中度過的。安理說,我應該對簡體字有一份關愛的感情,對其表示贊賞與喜歡的態度。但隨著我對中國文字的深入理解和感受,對簡體字逐漸有一種疏離感,甚至感到這是一種罪過。這個簡體字,是對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蹂躪和破壞,其罪過用“誅心”兩字不可以形容的。這是對中華民族的一種犯罪。

月亮代表我的心

八九学运不觉24年过去,邓丽君也已经离世18年。很多人感到惊奇,一代歌星邓丽君怎么与八九学运搭上边?其实,岂止是搭上边,六四改变了这位歌星的整个人生。六四后她淡出歌坛,终生未去大陆,但年年出现在六四纪念会上,直到六年后她英年早逝。这位很少关心政治、以她甜美歌声而让华人世界倾倒的歌星,出身长大于台湾,似乎与大陆没有任何关联,她的歌声不仅在港台、而且在日本都被风靡,而在大陆,因为她的“靡靡之音”而只能在地下音乐市场流传。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