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62017
Last update四, 14 九 2017 10pm

 

同性恋法律地位的争议

“婚姻属于所有人”(Ehe für alle)——不仅属于男女之间,也属于同性别之间。这似乎是一个时代趋势,但各个国家中情况不同。过去,人们将同性恋者视作道德败坏,几乎可以归入犯罪行为,早在1871年的普鲁士就立法将被判刑或罚款,更奢谈同性恋的婚姻要得到法律的保护。后来德国社民党和绿党当执政期间通过法律,不得再歧视同性恋者,才使同性恋者至少在法律上不再受到歧视,但在社会上依旧多少有歧视性。

不歧视并不意味着就可以与异性婚姻同等对待,例如在税务上,遗产继承上,退休金上。这里的法律争议是德国宪法第六条中对于“伴侣”的定义,通常被解释为一夫一妻,因此2001年的社民党、绿党执政制定的“伴侣法”(Lebens-partnerschaftgesetz),异性伴侣以“民事结合”的名义得以享有减税、保险、继承等权利。但如果一方是公务员,则另一方还不是这么简单就可以享受到所有待遇,因为公务员与国家的关系,是建立在公法、而不是私法基础上。尽管也受到欧盟的指责,但还没有作较大改动。


漫谈新护理保险法

新的护理保险法于新年之际正式生效,将原来的护理程度三级,又增加了最轻的与最重的两级。最轻的当中最大获利者是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病人,现在也包含在护理保险之内,全德约有50万人。家属护理自己亲人的待遇也有所提高。

观察一个社会是否健康,是否讲道德,不是看这个社会怎样听命于强者,而是看这个社会怎样对待弱者,即怎样对待儿童、老人和残疾人。无论贫富,一个人老了,残疾了,都需要人护理,护理保险作为德国社会保险的第五个支柱,就体现了这种全社会的互助和互爱精神,即19世纪社会主义者倡导的团结原则Solidarity。

德国是世界上社会保险的首创者,传统的社会保险是医疗保险(1883)、工伤保险(1884)、养老保险(1889)、失业保险(1927)。前三者出现在19世纪末的卑斯曼时代,现在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楷模。所谓“社会保险”,就是所有雇员都必须参加保险,保险费用由雇员与雇主承担各半。尤其对医疗保险和护理保险,因为德国的税收及国家保险是以家庭为单位,所以未成年或23岁以下尚在读书的孩子,以及夫妻两人中一人不工作,也同样享受保险(Mitversicherte)。

华侨群体应得到养老

80、90年代初中国退休养老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以至空白,对曾在中国工作过十几、甚至几十年的出国老职工没有规范和履行公正的离职退休程序,致使他们符合各法的规定也无法享受到应有的退休养老待遇。其原因是什么?是以下的重重障碍使他们承受着不公正的处理和对待。

德国议会立法限制房租上涨

19世纪欧洲工业化,农民都向城市涌,导致城市住房紧张。再加上其它工业社会问题,引发社会主义思潮,许多城市、尤其是工业城市开始建造大量工人新村,缓解住房困难。因为地价原因,许多企业又迁到城市之外,城市中只留下服务性企业,住房问题获得缓解。而到新世纪,随着经济国际化,许多企业将生产线移向国外,而企业的许多功能、如各类服务性工作,委托其它企业完成,从而引起服务性企业的兴起,而这些企业为了交流方便,大都设在大城市中,以致大城市的人口剧增,国家又将建房的包袱扔给了社会,所谓的建房、租房由市场自我调节,于是造成大城市住房紧缺。房价是市场价,住房紧缺,供不应求,必然造成房价剧增。越是流动性大的城市,房价提升越是快。从下表中就可以看到,尽管这些大城市都在较大规模的建房,但依旧无法抑制租金提升。例如2008-2012的五年中,慕尼黑和法兰克福的住房量每万人只增加了33和32套,房租还就增长了20%。柏林住房量只增加了10%,租金爆增了37%。

早年出国华人华侨正当退休待遇申诉摘录集(美国)

制定符合人道精神的华人华侨养老政策

我出国是经学校人事处审查、认定满足了服务年限才获批准的。1992年2月我收到的是给予我按自动离职处理的通知。

按中国退休养老法规定,我有几十年“视为缴费”的工龄,理应享受到退休养老金。想不到一个“自动离职”的管理手段会断送我养老生存的来源。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制定符合人道主义精神的政策法规,免除不平等、不公正的规定,让海外华人华侨也享受到“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