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法律实践

烦恼:为中德混血儿办证

我这中德家庭是“一家两国籍”:婴儿妈持中国护照,婴儿和婴儿爸两人持德国护照。我与德国老公近年在上海的一家德资企业工作,婚后十月怀胎,临产前为了图家人照顾,便选择回外省老家生产坐月子。我在生孩子之前一直没弄明白,要办哪些证件和该跑中德的那些部门,导致在时间、精力、财力等方面都走了大段弯路。在此写下办证中摸石头过河的经验和教训,但愿会对同样情况的中德新爸新妈有所帮助。

出生证的翻译、公证与认证

孩子在妇产医院出生后,自然会拿到《出生证明书》。我与老公在孩子的中文和德文名字上有过无数讨论,之前听身边的中德家庭同事说,如果混血宝宝的中文和德文名字不一样,就会引来不少问题与麻烦。于是,我让老公先到德国驻沪领事馆询问,得到的回复是:当今中德婚姻已经司空见惯,混血儿取不同的中德名字基本上没有问题,只要我们提交完整的书面中文和德文就可以。随后,我们放心地给孩子分别取了一个好听的中文名字和一个流行的德语名字,宝宝的姓氏自然跟随父,而老公的德文姓氏则很长,其中还有变音符号。

 

在妇产医院拿出生证前要填一张表格,我特意把中文姓名和德语姓名都分别写上。医生在录入电脑时特意按照我的要求都输入进去。但打印时却发现,德文姓名的字母太长,只打印出一半就自动停止。医生建议我手写上去,最后再盖个医院的大红公章,就这样完成了小孩的出生证。

我以为这下名字不会有问题了,要中文有中文,要德文有德文,也不会混淆,但恰恰这引来了以后的串串麻烦。证件拿到手后,我就赶紧张罗着办理公证、德方认证的事。当时特意托好友跑当地公证处和外事办,她很顺利地把该办的事、该交的材料都上交了,我只静候佳音。近一个月后,佳音没等到,倒是当地外事办给我来了一通电话,宛如晴天霹雳。说出生证公证通过了中国外办审批,但被北京德国大使馆拒绝。我问什么原因?外事办说是名字问题,说我中文原件和德文翻译件不符合规定,翻译件没有忠实于原件,因为医院原件上有中、德文姓名,但德文公正翻译件上只有德语姓名,没有中文姓名。

这事我清楚地记得翻译时,公证员还问过我。我认为德国领事馆、大使馆那边可能不需要中文,那就只要德语姓名,后来就只公正翻译了德语名。其结果作废被退件,只能在老家重新翻译和公正。

有幸的是,我家乡有一帮好姐妹帮忙,一而再、再而三地为我家宝宝的证件奔波,至今让我心存感激。由于我和老公的居住地是上海,老公的原居住地在德国,而我的户籍地在外省,我生孩子在我的老家。只能委托他人再次跑路,重新办理公正翻译件,特意把中文汉字与汉语拼音和德语姓氏名字都完整写上,然后公证好后再拿到外事办。外事办看到返工文件有印象,审核时还提了意见,说原件上德文姓名打印不完整,有一部分是手写上去的,可能又会被拒,建议我与老公再去上海领事馆问清楚。

之前在德国驻沪领事馆问过,回复说不会有问题。但文件会转发到德国驻北京大使馆审批,所以我们还是再问问北京那边为佳。于是老公打电话过去,驻北京大使馆的德国办事员果然说不行,并建议了解决方法:要么由妇产医院重新办理出生证,按中国婴儿的一般惯例,名字只写中文;要么由妇产医院开具手写的德文姓氏名字证明书,放弃使用无法完善德文姓名的打印件。两者只选其一,都同样需要翻译公证。

这下,把以前费力做的事儿全白费了,又回到了老家的起点。万般无奈下,我打通老家我母亲的电话,让她去重新办孩子的出生证。她跑到妇产医院一问,重办的话需要首先挂失,然后需要婴儿父母的双方身份证件、报社遗失公告、夫妻双方申请书和委托书等等。小地方办事要看人脸色,还要请熟人去陪伴沟通。老妈跑了好几趟后终于搞定,重新办理的出生证上,不再有德语姓名。

几番折腾下来,拿着新办的出生证再翻译公证与双认证,最后等到了盖戳的公证书,我们两口子抱着公证书跳了好几段斯特劳斯圆舞曲,比当初顺利生下孩子还高兴。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建议在国内生下混血宝宝的中德新家庭,最好还是只取一个名字为佳:要么中文,要么德文,以避免自讨苦吃。

办理中国户口及德国护照

第二件让我烦恼的就是宝宝的国籍。考虑到我与老公在上海的德国企业有稳定的收入和可靠的职位保障,我们计划将让小孩在上海读完小学,先接受中华文化,并认为有中国户口,就会有利于以后上学。在婴儿出生后,我就在老家立即报了一个中国户口。为此事,我们也特意咨询了德国驻上海领事馆。官员说,德方默许未成年人的双重国籍,但仅限于生活在德国以外地区的德裔家庭。于是,我们拿到了孩子出生证认证书后,又到上海领事馆申请德国护照,心想两边都有多好,将来等小孩十八岁后再自己决定保留哪方国籍。但事实上,又出现烦恼的事儿。

按照公司里许多中外家庭同事的经验,我们一家三口打算外出休假旅游,回德国时从第三国转机,拿中国护照出境,在第三国时换德国护照飞德国。我们认为计划相当完美,我特意带婴儿又回老家,根据户口薄申请办理了一本中国护照。两本护照都到手后,本来应该开开心心,但拿两本护照的上海同事所遇到的出入境麻烦,却令我与德国老公坐卧不安。

鉴于以前婴儿办出生证中意想不到的麻烦和同事中因不承认双重国籍国家边检时的遭遇,我们计划今后出国旅游,假设构想了好几种方式:

1、在新加坡、澳大利亚休假后转机去德国,再原路转机回。入边境时出示中国护照,出边境时出示德国护照。问题是,边检是否会发现我家孩子持有两本护照?
2、假如从泰国转机,德国免签,中国落地签,问题是,如果泰航和汉莎不在一个航站楼,该拿哪本护照出境、入境?
3、从韩国或日本转机到德国探亲后,再办理回中国飞签证。问题是,小孩持有德国护照,理应在德国单独办理回中国的签证,这期间是否会遇到中国领事馆需要这样文件、那样文件?
4、从香港观光后转机去德国,问题是,我和宝宝的中国护照在港澳居留只能逗留七天,而老公的德国护照可逗留三个月,我和宝宝想多呆几天会不会被警方罚款或驱逐?

所有可能的方式我们都进行了模拟设想,越想越头痛,越想越纠结。万一搞不好,还会麻烦连连,被他国边防警察拘留罚款就不是好玩的事儿。绞尽脑汁分析之后,我们宣告妥协和投降,还是不要两个国籍,否则以后还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

最初,我与老公设想注销德国护照,因为我们两口子还将长期呆在上海工作,而且注销只消去德国领事馆走几趟,就地解决而已。打定这主意后,老公给德国领事馆简单写了一封预约信。我们自己都觉得,拿到德国护照几个月后又去注销,实在是荒唐可笑。那一晚我们一家人都觉得轻松了许多,不再为以后出国休假、转机查护照的事儿而心悸。

就在等待德国领事馆回复期间,我们又咨询了身边的朋友、同事和亲友的意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所有至爱亲朋好友的意见竟然出奇的一致:都建议注销中国户口和中国护照,保留德国护照。原因很简单,当今眼目下,大上海的富豪大亨、高官家属和名人小开,宁可花巨款到欧美做“投资移民”或坐月子生孩子,目的就是为了获取一本欧美发达国家的合法居留和护照。此外,德国的儿童福利设施完善,小孩不仅享受医保,还免费上大、中、小学,还另有儿童金补贴。反复衡量利弊后,最后还是听从主流意见,于是我再一次抱着婴儿跑回老家,为宝宝注销中国户口和中国护照,换取办理一张“外国婴儿”的一次性出境通行证。

办理一次性出境通行证

作为在中国出生的混血外籍宝宝,如果第一次离开中国,必须办理《一次性出境通行证》出境。再次回中国时就将以外国人身份进入中国。即使一方户口不在上海,但小孩在上海出生的,也可以在上海就地办理——但偏偏我不是。如果没有在中国上过户口,只要拿出生证或副联、父母证件、结婚证、照片等,均可就近去上海出入境管理局办理即可——但偏偏我又不是。于是我必须老老实实回外省原籍老家先取消户籍,拿到户籍注销证明后再到出入境管理局办理。

老公在上海和德国、瑞士之间时常出公差,休假早已用完,我只好独自带着婴儿飞老家。注销中国户口和护照的各种艰辛和忙绿,再次又令我苦不堪言。回到老家第二天的一大早,我就带着资料:我和婴儿的户籍卡、身份证、出生证,到出入境管理局。幸好对外窗口的小姑娘挺热心,看我又是带一个金发婴儿,对我格外同情与关照。看了我的资料后说,我还要拿户籍证明来。由于我是集体户口,只有户籍卡是不行的。

于是我火速赶往人才市场,人才市场说他们只管户籍卡,要开证明必须到公安局去。二话不说又跑公安局外事科,公安局看了我身份证和户籍卡后给开了证明。我拿着准备齐全的资料再到出入境管理局,那小姑娘给我开了张《注销户籍通知单》。我拿着这张单子又跑公安局,公安局的人收了单子,把户籍和护照注销掉,再开一张《注销户籍证明》。

拿到证明后,我第三次来到出入境管理局。

像我这种情况、办理这种事的人极少,管这事的文员老是不按时上班,真是急死人呐。终于来了后,他又告诉我一件特别注意事项:此证有效期只有一个月,必须一个月内出境!建议我要么现在办,要么再等几个月我再跑回老家办。再让我再拖家带口的跑老家,我悲催至极,真想一头撞死算了,而且我们三口打算一起回德国过复活节的计划要泡汤了。我只好打电话给老公征求意见,商量之后决定,还是现在就办理。我给了官员《注销户籍证明》、护照、申请表、出生证、照片两张,他把小孩中国护照拿去剪角作废,再还给我们做纪念。然后很快办完了手续,两周后去取证。

总算快要圆满办完了,就在我回住处愉快歇气时,突然发现回执单上的德语姓氏打错了。第二天我又第四次跑出入境管理局,核实名字时那位文员说,德语名字打错个字母没关系,不会影响到通行证,因为中国边检只看婴儿的中文名字。我一再说会有问题,边检有可能因为登机牌名字、德国护照上姓名的字母和中国通行证上的中国名字不同,而不让出境。再看他电脑上输入的德语姓氏的字母是对的,但有变音符号的字母打印出来就不对头。我帮他在英文键盘里调出德文,打出的德文姓名才算准确无误了。

解决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我发现人的潜能真是逼出来的,我绝不会想到我一个人带着婴儿、顶着烈日跑那么多地方,办那么多事情。特别是在马路上等不到公交车,打不到出租车,在办事的地方等不到办事员,怀里的婴儿饿得哭闹时,我只觉得欲哭无泪,心力交瘁。那种悲凉,令我一天都不想在老家多呆。同时也发觉,自己生了孩子后变成了一个善良而坚强的母亲。我无助时没有人可以依靠,而孩子可要分分秒秒依靠我,我别无选择,只有咬牙挺住,克服一切困难。

我马上又要带孩子独自飞德国,然后老公要等到复活节时再回德国重逢。从上海直达德国的长途飞行对我和宝宝都是个小挑战。而且,要在德国和婆婆和睦相处,住一个半月又是对我的另一次挑战。但这些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我甘愿承受。围城外的同胞很难看到外嫁女身后所承受的代价。但为了家庭和孩子的幸福生活,我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