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法律实践

有趣的车祸

北宋重和元年(1118年),已经36岁、屡屡科场失意的綦(音qí)崇礼终于时来运转,考中了进士。这天清晨,他租了一匹马,骑着出去办事,经过一条街巷的拐弯处时,突然遇到一位卖药翁。这老翁约莫五十岁开外,肩上挑着副装饰华美的药架担子,架子上搁着数十只白色瓷罐,罐子里装着烹制好的熟药——显然,他也要赶早卖个好价钱呢。綦崇礼急忙一拉缰绳,马儿受惊后长嘶一声,前蹄一蹶,正好撞上了药架,老翁身子一歪,跌倒于地。——这分明是八、九百年前的一场“车祸”嘛!

肇事者綦崇礼吓坏了,急忙跳下马来,扶起老翁,连声道歉。打眼一看:谢天谢地,老人家倒没摔伤;只不过架子上的瓷罐几乎摔碎了一半,药也泼撒了一地。綦崇礼连忙表态:愿意加倍赔偿——那个时候的物价并不贵,綦某爸爸、爷爷又都是做过官的,这点小钱算不了什么。

哪知老翁刚刚站起身,就一把揪住綦某的衣服,不依不饶地数落开了:“你小子长不长眼睛?你小子会不会骑马?我虽然不知道你姓甚名谁,却看着面熟,你曾经是太学生是不?你如今快要做官了是不是?”嘿,还倒真不错,綦某17岁时就来到汴京,进入朝廷设立的最高学府——太学学习,京城里看他眼熟的人多着呢。

老翁接着又说:“你小子既然在京城混了这么多年,难道没有看见宰相出入么?跟从者、唱呼者,数十上百,前面还有大批士卒、警卫,或举牌撑旗,或持戈荷矛,呵斥开道。于是,街边坐着的人立即起立,恭恭敬敬地施礼致意,前面的行人则赶快离开、避让。你难道没有见过大尹出巡么?武士们、狱卒们,前呼后传,首尾相衔。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只要不是既聋又瞎,则听到这些声音、看到这个阵势,无不赶快奔逃躲避,哪有冲撞的可能?可是你小子倒好,独自一个,骑着匹劣马,孤零零、静悄悄地过来了,叫我老汉如何避让?”

綦某不傻,很快就看出来了:这老翁是个愤世嫉俗之人,他并不在乎瓷罐、药材这点物质损失,只不过借题发挥,吐一吐胸中的激愤之气罢了;只不过,他显然读书不少,语言也不失诙谐。八、九百年前的汴京,可是拥有百万人口、世界第一的大都市哟。于是转眼之间,“车祸”现场,看热闹的人就几乎挤成了一堵墙:嘿,今天这位尴尬的官人,撞上这个难缠的老汉,面子可丢大了!不过,人们未必了解綦崇礼的身世:他是山东高密人,出身于书香门第,据说10岁时就能为乡邑邻人撰写一般人不敢下笔的墓志铭了,可见他聪明绝顶、才气过人。不仅如此,綦某还滑稽多智,语言风趣而又幽默。

处于这一尴尬境地,他倒是镇定得很:老翁数落时,他默默无言,不动声色;等老翁数落完了,才慢条斯理地回答:“老人家,您责备得非常恰当,我的罪过确实太多了。只不过,我今天受这匹劣马的牵累,也是无可奈何呀。我听说人生的富贵与贫贱,既有时间的定数,又有命运的定数。我何尝不想当宰相?我何尝不想当大尹!可是,我今天才刚刚步入官场,哪敢觊觎?焉能奢望?就拿您老人家来说吧,您难道没有看见井子街上的那刘家药店么?它有高大的门堂,有宏伟的气势,仅仅街面的正屋就有七大间哪!我纵然骑术不精,我的坐骑纵然劣质,可是总不至于单人匹马地撞入刘家,损坏其药材、器皿吧?”刘家药店是汴京城里最大的药店,綦崇礼的潜台词谁都听出来了:我固然没能当上宰相与大尹,可是您老人家呢?也远远没有您的同行那样风光嘛!这番机智的回答立即获得围观者们一片掌声,有人还一边笑,一边大声喝彩。卖药翁顿时泄了气,便松开手,面有愧色地点点头,说:“不错不错,你的话也有点道理。你快去快去,快去办你的事情吧。”

于是,一场不大不小的“车祸”,就被綦崇礼巧妙地化解了——当然,綦某不会忘了付钱,以赔偿卖药翁的损失。

顺便说两句:不久北宋灭亡,綦崇礼为南宋政权的巩固与发展出了不少力;出任地方官时,也为老百姓办了不少实事。后来,他因为得罪了权势熏天的奸相秦桧,被迫辞职家居,病逝于浙江台州,享年60岁。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