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62017
Last update四, 14 九 2017 10pm

 

法律文化

严禁裸浴:各国荒诞法律条文大观

“严禁裸浴”是一本书的书名。书是一个德国人编的,收录了世间千奇百怪的法律条文,并在有的条文后面加上了自己的评论,把该条文狠狠调侃一番——

俄罗斯有一则古老法规:当列车经过一处花园,而花园中恰好有人在小憩,须立即停车!然后,一直等到人家打完盹起身了,列车才能继续前行。这是何等人性化的法律啊!不过,我怀疑它是否真的实行过;哪怕就一次。

在挪威,法律明令禁止给母猫母狗绝育。可怜的公狗公猫!——老夏忍不住延长自己的想法:不知道该国的男人们命运如何?

在意大利托斯卡纳的塞也纳,有一条针对“流莺”的规定:卖笑女不能名叫玛丽亚。妈妈米亚!

在大不列颠,把女王头像的邮票贴成大头朝下,重则以卖国罪论处,轻则因“蔑视王室”获罪。

在匈牙利,男女做爱时,必须关灯。看来“好事不背人,背人没好事”,此言不谬。

 

土耳其有法律禁止女工穿裤子上班。这条狗屁法律肯定是某一个或若干个狗屁男子制定的,无疑。

凡此“邪法歪律”,书中林林总总的有好几百条,主要是“产自”美国。一来,美国各个联邦州独立立法,当年立法的初衷与今天的生活已有很大出入,法律过时而未变,荒诞而未纠;二来,美国是各族人民大杂烩,风俗不同,思维迥异,该国之民众(包括该国领导人)向来不以思维缜密、逻辑严谨、行事认真而著称,连攻打他国(伊拉克)这样的大事,都能由着总统大人随便一说。因此——

在密执安州,有法规,曰:老婆未经老公许可而擅自出去剪头,属犯法行径。

在明尼苏达州,女扮圣诞老人者,违法。最多可被判监禁30天。

“根据本州法律:男人不得当着女人的面随地吐痰;只有在观看某著名摇滚乐队演出时例外。”——阿拉巴马州

“女人严禁身着浴衣只身上至联邦高速公路,除非有两个以上的警员贴身护卫并且手持警棍;该法律条文不适用于体重不足90磅或超过200磅的女子或母马。”——肯塔吉州

“洛杉矶市的法律允许丈夫鞭挞妻子。但鞭子的宽度不得超过二英寸(1英寸等于2,54公分)。如果鞭宽超标,则该丈夫须事先争得妻子同意。”——加利福尼亚州

那些针对动物和与动物有关的法律就更邪乎啦,完全像是某个人一拍脑门想出来的:在北阿拉斯加,严禁将驯鹿从飞机上推下或灌醉它们。在佛罗里达,大象的主人如将大象拴在停车场的计时器上,按停车的等同条件缴费。伊利诺斯州视该州重视动物保护,故有“杀老鼠须持狩猎许可”、“人不得对狗作怪脸”、“不得与猫狗共享吞云吐雾之乐趣”等荒诞法律。1924年,曾有一只猴子被告上了法庭。该猴哥因为抽烟被课以25美元罚款!

在奥克拉荷马州,法律禁止捕杀鲸鱼——尽管这个州跟大海隔着十万八千里!

看到这儿,我得说:美国人真的是太有才了。

宾夕法尼亚州法律禁止在浴缸里唱歌;而弗吉尼亚州则干脆不准把浴缸装在室内!这条法律似乎是在考验人的智商——浴缸不搁室内,搁哪儿?该州人民从不泡澡?浴缸不放屋里,比它大是泳池,小的是马桶。

最牛的是缅因州:“飞机在飞行时,乘客严禁下飞机!”、“不携武器,教堂免进——印地安人随时可能偷袭!”

别以为这些荒唐的法律条文只“出生”在美国分相对封闭的地区。请看纽约市的“牛律”:

“毛驴禁止睡在浴缸里,即使有人能把它牵进去”、“男人不得尾随陌生女人,哪怕是远远地尾随,将可能被罚款25美元。”

我数了一下,美国共有三个州将跳楼自杀视为犯法,“情节严重者,可判处死刑”。

因为是德国人编的书,揭美国人的短儿、幽美国人的默,有点羡慕嫉妒恨的意思——以欧洲老牌资本主义对美国新秀。不过,作者还是花了不少笔墨,分析那些荒唐法律条文的成因。

钱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在这儿采取反用):制定法律的幕后推手——大公司的老板们,他们被那些能从干劈柴里榨出油来的律师给整怕了!律师加媒体,芝麻大的一点破事就扇官司。全世界都知道,那个在麦当劳喝咖啡被烫的老太太获得近三百万美元赔偿的经典“传奇”。还有那个在超市里失手掉了一个罐头、砸伤了自己脚丫儿的老头,获得了将近一百万美元赔偿;刚买了丰田车的女士,从车库里出来一路挂着倒档、狂踩油门,把新车撞报废——人家可是想往前开哟——丰田的说明书“说明不详”;那个坐在学生宿舍的窗户上拿望远镜看美女坠楼,状告学生宿舍当局没有在每个房间里张贴“坐窗户上有坠落危险”的警示,还有还有还有——重要的是,这里是美国、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对于向以法律繁冗、严谨而闻名于世的德国人而言,绝对不可思议。打官司稀松平常,可哪来接这种官司的律师?赔钱不说,闹不好再把自己整进疯人院去!

我刚来德国时,语言不通,思维习惯与德人相左,没少闹笑话,估计也够篡一本书了。记得,第一次去移民局延签,我跟移民官两个人各说各的,谁也不明白谁。最后,那老哥只好一脸苦笑,一边摇头,一边抄起图章,乒乓五四地在我的护照上一通猛敲。把我乐得呀,心里乐开了花。可我回去跟中国的“老前辈”一说,他笑得差点散了架。他指着那些戳子,说:“这个是不允许打工的,那个是不能自己开业。总之一句话,戳子越多,允许你干的事就越少。你滴明白?!还臭美哪你,傻死你完了。”

原来如此。敢情人家的逻辑压根跟咱们不一样。人家是除了不让干的(以那些戳子为代表),其它的随便干啥都行。咱呢?章子越多越好,麻子越少越靓——没有最好。整个一猴吃麻花——满拧。但有一点,大概到哪儿都一样:图章虽小,却代表了权力。一个狗屁红圈圈成了权力的象征。我时常瞎想(年轻的时候常作“遐想”状):人真是这世上最奇妙的动物。单凭一些莫名其妙的纸头,凭一些没头没脑的文字——且绝大多数的时候没几个人能看得懂!加上印章或签名,就决定当事人的权力与义务。动物差远了,它们就知道比块头大,比年轻力大;动物遇事不走脑子。

现如今,走在欧洲的大街上——商店餐馆酒吧里,用汉语跟我打招呼的人多起来了。不过,通常就是那几句,没什么新鲜的。让我暗自佩服的是那些出于“职业之需”的流莺——“哈罗,打炮要不要?”、“可以开发票!”。我一开始根本不反应。等我反应过来,人都过去了二里地。有一次在巴黎郊区,我找当地人问道。一个骑摩托的帅哥突然用正宗中国话回答我,我着实吃了一惊。我在不止一个德国大学的外办听到过这个中文词:钢印。这回我听一下就听懂了,可是一点儿也不高兴。

扯远了。回到最开头的地方——篇名:严禁裸浴。这条法律可不是该书作者——也不是本文作者老夏编造出来的,来自于佛罗里达州法律。当初我去那儿玩的时候,对此一无所知。不知者不为过——大夏天的,四脖子汗流,每天洗两次澡——裸浴。我怀疑那儿的人也都这样;同时,我也怀疑,这条戒律当年是用来限制海滨的那些公共淋浴的。说到底,人就是荒诞荒唐的,想出多愚蠢可笑的法律条文也不足为怪。更何况,美国人那么有才,那么有创意。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