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一书激起千层浪

sarrazin总统当雇主——德国历史上最大的劳工解雇案

德国政坛又起风波,又是围绕德国社会的永恒主题:外国人移民。

社民党政治家萨拉金(Thilo Sarrazin)于今年8月底推出新书《德国的自我沉沦》,对德国现今的社会政策、尤其外国人政策大加鞭挞。主要观点是:一、德国的生育长期偏差,高层次的家庭孩子越生越少,底层次的家庭孩子越生越多,导致德国人变得越来越笨;二、德国家庭的孩子越生越少,穆斯林家庭的孩子越生越多,一百年后德国堕落成伊斯兰教国家。三、孩子的聪明与否,50-80%取决于先天的遗传因子。在德外国人中,来自中国、越南、印度的最聪明,来自巴基斯坦、墨洛哥、土耳其的最愚蠢。四、中小学必须重新引入全日制,穿统一校服,拒绝任何计算机游戏……“我不能忍受那些靠这个国家的社会救济金生活、却拒绝融入这个社会的外国人。他们不关心自己孩子的教育,还在不断生产包着头巾的小女孩”——一派纳粹口吻。出于历史原因,宣传纳粹主义可是德国政界的禁区。


生活得更有尊严

启蒙大师卢梭在他的名著《社会契约论》写道:“人生而自由,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由是人与生俱来的秉赋,也是人应享有的权利,但在现实生活中,人却饱受种种奴役——种种政治上与经济上不平等的奴役及种种欲望、冲动等精神上的奴役。在前启蒙时期,人的理性未能得到足够开发,人也就没有较清醒的自主意识。因而,人不是甘受命运的主宰,便是听凭情感、冲动用事。启蒙后的人有了理性,视穿封建专制的奴役手段,亦体悟到自由非为所欲为,而是要遵守社会成员在人人平等的基础上所建立的道德与法律,即社会契约,以实现一个公民的自由。

反恐不能削弱法制,不得超越人权

·欧盟“SWIFT-条约”夭折·

为了在世界范围内打击恐怖活动,美国与欧盟多次商榷,希望美国的反恐机构能直接取用欧洲银行的信息,例如存款、汇款等客户信息,以揭示和跟踪恐怖活动。这一问题引起了欧洲各界的争议。反恐大家都赞同,但要公开客户存款、汇款情况,却是侵犯一个人的隐私权。是反恐重要还是隐私权重要?

美国高盛银行涉嫌欺诈的警示

gau_sheng高盛涉嫌欺诈案使华尔街金融衍生品交易的赌博性质及其对社会的无效益性和有害性更清楚地暴露出来。对于仍处于金融业改革阶段的中国来说,高盛案及多起已暴露出来的华尔街丑闻都是可贵的教材。有一点已十分清楚,寄望于华尔街能自律或实行自我监督,改掉或抑制其贪婪本性,完全是不切实际的幻想。美国人已付出惨重的代价。另外,金融的高科技创新不能与生产技术的科技创新相提并论。人类社会的发展从来不是建立在赌钱基础上,而是建立在生产技术与社会制度的发展上。高盛案让人看到,一个没有有效监督制度的社会犹如放任一群狼四处猎食的社会,不仅阻碍社会的和谐发展,而且还助长社会狼性的滋长蔓延。

1995年,具有233年历史的英国古老银行巴林由于在金融衍生品市场豪赌失手而倒闭。导致倒闭的元凶是一位其驻新加坡分行的经理——年仅28岁的毛头小子里森。2008年,具有158年历史的美国莱曼兄弟投资银行也由于在金融衍生品(次贷)市场进行大手笔交易亏损而宣布倒闭;同时亏损巨大的另几家金融机构却幸运地获得政府的资金支援而躲过破产一劫。纽约证券交易委员会在调查引起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的过程中,揭露并起诉了高盛银行的欺诈行为及其一名叫法布里斯·托尔雷Fabrice Tourre的年轻法籍职员在欺诈行为中所扮演的角色。

托尔雷现年31岁,2001年在加州斯坦福大学获得运筹学硕士后便受雇于高盛,参与银行结构性产品相关交易平台的工作——次贷危机凸现出来的CDO债务抵押债券、CDS信用违约掉期等都属于这类股市交易衍生的金融结构性产品。2007年2月托尔雷为高盛设计了一个叫“ABACUS(算盘)2007-AC1” 的合成CDO次贷衍生品,并负责其营销。“算盘”CDO与其他CDO一样,都是新创的金融赌具,让赌客对赌,银行从中收取手续费、佣金和分红。“算盘2007-AC1”就是把近百个次级房贷抵押贷款债券捆扎起来,让赌客赌其跌势或涨势。

高盛从这个产品设计赚取了1500万美元,又与纽约一个叫鲍尔森对冲基金的证券商勾结,通过不实陈述,找了债券评级机构ACA给与算盘CDO捆扎起来的坏次贷债券良好的评级,然后却赌其看跌,让赌其看涨的赌客大受损失,高盛从中赚取了一笔尚未查明的利润。据称鲍尔森从“算盘2007-AC1”赚取的利润高达10亿多美元,托尔雷本人当年也获得200万美元红利,随后又升为高盛国际高管,担任该公司在伦敦的执行董事和副总裁。4月16日被纽约证交会起诉后暂时休职请假。

恐怖分子是战犯还是刑事犯

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布什总统认为那是恐怖主义分子对美国的宣战行为。因此,在他以后任职的7年多时间里,不遗余力地进行反恐战争,不仅国内草木皆兵似地布防,还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发动了两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使美国本来甚高的赤字预算雪上加霜,每年增加数千亿美元的战费负担。布什政府抓到的所有嫌疑犯都以战争犯来对待,分囚在美国境外的关塔纳摩监狱和世界各地所谓友好国家的秘密监狱里,由军事法庭对他们进行不公开的审判,必要时不惜动用酷刑套取情报或口供。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