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从法律角度看德国之声事件

新闻自由与新闻倾向

德国的新闻是自由的,社会的左中右各个领域都有各种报刊和私人电台等,甚至都不能轻易禁止有极右倾向的新闻媒体,对黄色性杂志也只是禁止出售给未成年人。但每个具体的媒体都有自己的政治倾向,无论这是出于投资者的政治倾向或考虑到市场需求。在法兰克福汇报里不可能出现有明显社会民主党倾向的编辑或记者,在时代周刊上也不会出现有基督教民主党或自由民主党倾向的记者与编辑。德国社会有230多个电台、355多种报纸、1万多种杂志,网页更是不计其数,且各媒体之间从极左到极右,其政治色彩、社会观念相差悬殊,德国社会就是以这样形成新闻界的自由和多元。这在德国社会已经成为基本常识,好在一位有明显社会民主党倾向的媒体工作者不可能去竞争法兰克福汇报的编辑或记者,竞争了也不可能成功。相反亦然。所以很少会出现因为政治倾向不合而解雇编辑或记者。


引言:法制意识——海外华人的法制意识之一

许多海外华人在移民局签证延长被刁难,生意场上被人骗得血本无归,日常生活中被人整得窝窝囊囊。国人埋怨法官偏心,而我却认为,欧洲法官总体来说是公正的;有些国人认为是因为不了解欧洲法律,从而吃亏。我也不认为如此,最关键的症结是:海外华人缺乏最基本的法制意识。

法盲只不过不了解法律而已,即使德国人也不是个个都了解德国法律的。但关键在于是否有法制意识,就是当你做事或遇到纠纷时,脑子里是否有一根弦:现在要当心了,对再好的朋友也不能掉以轻心;现在该出击了,谁侵害我的利益就对谁不客气;估计会产生法律纠纷了,保险起见先到律师那里咨询一下……可惜许多同胞的法制意识甚至都不如一个欧洲普通的中学生。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