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32019
Last update一, 07 一 2019 10pm

 

海龟海带

杨允达:诗人大会主席的多彩人生

在世界上大多数国际组织里,都是由欧美人士主导。但著名文学团体“世界诗人大会”却是由一位华人担任主席,他就是杨允达老先生。在2013年马来西亚举行的第33届世界诗人大会上,我亲眼看到杨老的神采,他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德高望重,知识渊博。他那安详的神情,优雅的英语,迷倒了来自全世界的诗人。杨老不但善用中、英、法三种语言写诗,还曾是活跃在国际舞台的大牌记者,并且是欧洲大陆华文报纸的开拓者,也是欧华作协的元老,集诗人、作家、记者、报人、史学家于一身。他的一生充满多彩的故事,直到今天80多岁高龄,依然精神矍(jue)铄,穿梭于各国,为操办下一届世界诗人大会而忙碌。

采访过中国五伟人

杨允达1933年出生于武汉,祖籍北京。抗战胜利后他父亲调职台湾,参加接收日本残留的台湾铁路系统,使之恢复正常运转。杨允达随双亲迁来台湾,那时刚13岁。他学习一直很优秀,在台北成功中学时就参加编辑“中学生文艺”杂志。杨允达在台湾大学历史系学士毕业,是政治大学新闻研究所硕士,法国巴黎大学文学博士。这三所大学都是名校。台大相当于大陆的北大,政大相当于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至于巴黎大学更是西方最早的大学之一,已有800年历史。杨允达不但出身于名校,而且精通历史、新闻学和文学三大专业,为他日后的发展奠定了非凡的基础。大鹏鸟就要展翅腾飞了。

1961年2月杨允达应考中央社,当时仅录取一人。但应考者如云,可谓千里挑一。最终他以优异成绩脱颖而出,成为该社采访部的一名外勤记者。说起中央社(CNA),在中华新闻史上赫赫有名。1924年创立于广州,深受孙中山重视。1927年迁南京,至抗战前夕,作为国家通讯社,已在国内设立分社、办事处34处,在国外布点4处,为250家报纸发布新闻。抗战爆发后,1937年9月25日,位于南京的中央社总社被日军炸为平地,日本狂妄认为此后将再也听不到“中国人的声音”。然而就在数小时后,中央社即正常发稿。抗战期间总社迁至重庆,向国内外提供中国战场、太平洋战场、欧洲战场的战讯和其它新闻,鼓舞军民抗战,贡献良多,1949年迁台。

1961年4月1日,杨允达跨进当年位于台北市西宁南路一座日式木造三层楼的中央社大门,一直到1998年底满65岁退休,在中央社一呆就是38个年头。在这近40年的记者生涯中,杨允达采访到五位影响世界的中国人物,两位在台湾采访,即已故的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和蒋经国。在海外则采访到三位大陆领导人。1965年6月8日在非洲埃塞俄比亚采访过中国总理周恩来;1975年5月中旬中国领导人邓小平访问法国,是中国领导人首次正式访问西方大国,杨允达在巴黎参访了这位促成中国改革开放的伟人,当时杨允达任中央社驻巴黎特派员。1979年10月18日采访过当时的中国领导人华国锋。这时中国已经开完十一届三中全会,华的地位正在一步步受到威胁,但是,华的笑容还是蛮自然的。杨允达采访了华国锋会见法国总统季斯卡·德斯坦的过程。只有毛泽东,杨允达没见过。但毛泽东一生只出国两次,即1949年底和1957年访问苏联,没有给杨允达机会呀!不管怎么说,像这样采访过中国五位领袖人物的记者,杨允达是唯一的一位。

杨允达对邓小平印象最为深刻,专门撰文《我采访邓小平》。邓小平1975年飞巴黎时,已年逾古稀。重新踏上他离别半个多世纪的法国土地,步履稳健,毫无倦容。在记者会上,他应付记者也极为机灵明快,以幽默含有浓重川味的口音化解尴尬的场面,不得不令人佩服他的急智。法国总理希拉克与邓小平会谈时赠给他一件特殊礼物,即当年邓小平留法勤工俭学时,在法国工厂打工的档案。邓小平1920年10月19日来法,在马赛港上岸,当时仅16岁。他先在诺曼底巴约中学(Bayeux)读了5个月法语。根据该校当年学生缴费单据,上面排列着19名中国学生的姓名,第18名即邓希贤(邓原名),开列1921年3月,邓小平的缴费18.65法郎。5个月后,中国政府中断了助学金。邓小平从此弃学打工,在比扬库尔(Billancourt,上塞纳省)的雷诺汽车厂等多家工厂做过皮革工、搬运工、轧钢工。后来受蔡和森、周恩来等人影响,参加共产党旅欧支部。当时他负责《赤光报》的油印工作,专门刻蜡板,字写得很工整,得到“油印博士”的荣衔。邓小平对记者说:“我在法国5年零两个月期间,前后做工约四年左右,其余一年在党团机关工作。”希拉克认为,在法国的这段经历给邓小平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同时,这段经历也为他从事政治斗争和致力于建设一个现代化的向世界开放的中国提供了灵感。他是把中国送上21世纪征程的国家领导人。

记者驻点三大洲

在近40年的国际记者生涯中,杨允达还曾采访过数不清的各国政要和世界风云人物。其中有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尼克松,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首相撒切尔夫人、荷兰女王朱丽安娜、泰国国王普密蓬、埃及总统纳塞尔、古巴强人卡斯特罗、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一世、中非国王博萨卡一世、南斯拉夫总统铁托元帅、法国戴高乐将军等五任总统。一般读者文友都以为杨允达只是在法国的常驻记者。是的,他1973至1983年,以及1989至1992年,两度担任中央社驻法特派员。但鲜为人知的是,杨允达还是中央社进军非洲的开路先锋。

60年代,非洲许多殖民地纷纷独立,在国际舞台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中央社以及外交机构均开始重视非洲的工作。为了打开局面,中央社派杨允达为驻非洲特派员,地点选在衣索比亚,这是中央社设在非洲的第一个办事处。衣索比亚大陆译为埃塞俄比亚,地处东非,是非洲唯一一个从未沦为殖民地的国家。非洲统一组织(现为非洲联盟)即设在该国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当时中央社长对杨允达说,你去试探一下,任务就是要能够呆在那里。如果呆不下去,就立刻回来。1965年3月杨允达飞到该国首都,只得到一个月的观光签证。但他在当地广交朋友,迅速打开局面。不但呆下了,而且一呆就是四年半,直到1969年8月返台。就在这个国家,1965年6月8日杨允达采访到访问非洲的周恩来总理。

杨允达于1969至1972年在台北美联社工作过,1983至1986年曾担任过中央社外文部主任。他记者生涯的最后几年是在瑞士度过。1994年他来到这里,担任驻日内瓦特派员。他的办事处位于市中心,驾车到联合国欧洲分部(万国宫)、世贸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机构,十分钟内即可到达。位于莱芒湖滨的日内瓦,风景秀丽,湖光山色,四季分明。世贸组织总部设在湖滨的植物园内,古木参天。从联合国欧洲分部大厦的咖啡厅里,可以远眺莱芒湖和阿尔卑斯山。这两个杨允达每天都去采访的地方,景色幽美,给他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1998年底杨允达退休,不久赴巴黎常住,为记者生活划上圆满的休止符。

这样算来,杨允达曾在亚、欧、非三大洲驻点,作为记者则走过四大洲30多国。他报道过奥运比赛新闻、非洲元首高峰会议、联合国大会,轰动全球的伊朗国王巴列维暨王后加冕大典。还曾多次分别搭乘直升机、战斗机、运输机、航空母舰、驱逐舰、潜水艇、登陆艇,访问战地、报道中外军事演习和飞弹(导弹)发射新闻。天天分别以中、英文写作,稿件不仅为中文报纸所采用,英文稿(用名Maurus Young)还为韩国、日本、美国等许多国家报纸采用。他撰发的新闻专电、特写专栏,字数超过1000万言,非但著作等身,亦足谓文稿堆积如山,这种记录和国际采访经验在台海两岸三地当属罕见。我查阅了《中国大百科全书·新闻出版卷》,中国近现代史上,包括邹韬奋、萧乾,尚无任何面向国际采访的记者,有过杨允达这样丰富的经历。

欧华办报的开拓者

杨允达不但是名记者,而且是欧华办报的开拓者。1981年法国侨选立委兼旅法河北同乡会理事长苑国恩,为了“促进旅法华侨间的友谊,维护中华固有文化,并增进中法两国民间的友谊及文化交流”,决定创办《龙报》。由于杨允达是记者,具有编印报纸的实务经验,于是出任总编辑。《龙报》是当年法国唯一的中文报刊。1981年8月出版创刊号,16开,24页,全部手抄影印,内容有国际要闻、国内大事、侨胞动态、学人近况、妇女天地、医药保健、法律问题解答等报道和专栏,目的在于使旅法华侨了解国内外大事,以及协助他们解答在法国日常生活中所遭遇的居留、税捐、贸易、就业、求学、寻屋、度假、旅游、婚姻、疾病、住院、诉讼和保险等切身问题。每两月出版一次,影印500份,免费赠阅。苑国恩说:“龙是中国的象征,我中华儿女是龙的传人。《龙报》的诞生,也象征了旅法华侨的团结,中华文化的薪火在巴黎点燃,照耀法国和欧洲,永不熄灭。”杨允达作为总编辑,利用周末晚间到苑国恩的家具工厂,去编辑报纸。不受任何报酬。杨允达感到,能为《龙报》服务也等于为旅法侨胞服务。

这份《龙报》后来由苑国恩的长公子接手,改为对开,每周出版6大张,正式向法国政府登记立案,公开对外出售、发行,变成法国第一家民营中文报纸,广告收入颇丰。联合报创始人王惕吾(1913-1996)生前计划在法国办报。1982年春他从台北飞抵巴黎,下榻协和拉法耶大酒店,邀杨允达共进午餐,谈及决定在巴黎办报,请杨允达代向苑国恩洽商,购买《龙报》的可能性。当时联合报系正处于全力扩张的时期。王惕吾的构想是,最佳途径是花钱买一家现成的中文报,否则就需要找一名可靠的法国“吃牌”人,以那人的名义出面申请,取得出版发行许可证。前者比较省时省事,后者比较麻烦。

但是,苑国恩一口回绝出售《龙报》。后来才知道,苑国恩属龙,他认为《龙报》、龙校(侨校)和华商总会(他是会长)是龙头、龙身和龙尾。三者绝不可分。怎能将龙首出卖,何况《龙报》正在赚钱。王惕吾只好改走“吃牌”人路线。1982年10月10日联合报系的《欧洲日报》在巴黎创刊,名义上由巴黎一位华人发行,实际上发行人兼社长是王惕吾的长女王效兰。那时杨允达受王惕吾之托,利用公余之暇协助编译并采访法国当地新闻。并帮助《欧洲日报》购得抄收翻译法新社每日新闻稿的权利许可。

在《欧洲日报》草创阶段,杨允达每天早晨5时起床到报社,把当地法文报章摘要译出,电传到台北《欧洲日报》总编辑,供他编妥后,再经卫星专线把整版传至巴黎制版印刷。杨允达还帮助该报组训编译人员,把《欧洲日报》的采编纳入正轨。王惕吾生前在美国创办《世界日报》,发行南北美;在泰国曼谷创办《世界日报》,印销东南亚;在巴黎创办《欧洲日报》。其中仅在美国的《世界日报》销数大,广告多,能赚钱。而《欧洲日报》虽然孜孜经营,并不赚钱。但是联合报系为了服务侨胞,坚持办下去,这正是王惕吾“正派办报”的作风。当年欧华很多文友都是从给《欧洲日报》投稿走上文学之路的,如德华作家谭绿屏就是一例。1986年谭绿屏寄出第一篇作品即被《欧洲日报》选用,分多日连载。不断的写作发挥出了她潜在的文学能量。可惜坚持了27年的《欧洲日报》在2009年8月底停刊。至于《龙报》,则早在1996年就因财务周转不灵而停刊。

虽然杨允达曾帮助创办的两家报纸均已不复存在,但他在欧华媒体史上的筚路蓝缕之功是不可磨灭的。当我们看到今日欧洲各国华媒报纸的蓬勃发展,就会想起杨允达开路先锋的功绩。

世界诗人大会主席

上面这些对于一般人来讲已经足够丰富的经历,还不是杨允达人生最精彩的部分。更令他自豪并贯穿他一生的主旋律,却是诗歌。我在柏林欧华作协年会上第一次见到敬仰已久的杨老时,获赠一本英文诗集《A Pigeon》(一只鸽子),至今珍藏,不时拜读。

杨允达拥有几十年的诗意人生经历。15岁就开始写诗,第一首诗《希望》于1949年7月18日刊载在今日联合报的前身“全民日报”。1953年他与诗人纪弦(1913-2013)、商禽(1930-2010)、郑愁予、叶泥、楚戈、罗行、林冷等人在台北组织现代诗社,成立台湾诗坛的现代派。

60多年来,无论走到哪里,他都不停地写诗。在走上世界诗坛之后,他孜孜不倦地为世界诗歌事业而努力工作,成为世界诗坛上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在西方人主导的世界性文学组织中也受到推崇。

杨允达第一次参与世界诗坛活动是1981年,那年他出席了在法国里昂举行的国际笔会,见到了大陆著名作家巴金、叶君健和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高行健当时是巴金的翻译。1982年秋台湾诗人钟鼎文应邀参加了在列日举行的比利时国际双年诗会。这个诗会创立于1951年,会员主要来自比利时、法国、加拿大、北非和西非的法语国家。这次开会钟鼎文请精通法语的杨允达陪同一起出席,两人建立了很好关系。

钟鼎文(1914-2012)早在大陆时期已负盛名,曾任复旦教授,《广西日报》总编辑。他从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应邀出席比利时国际双年诗会。在多次参与双年诗会中结识了菲律宾诗人余松(Dr.Amado M.Yuzon,1906-1979),美国桂冠诗人路洛托(Lou LuTour)和印度诗人斯瑞尼沃斯(Krishna Srinivas)。1969年以他们四人为首发起创办世界诗人大会,高举“通过诗歌促进世界友爱与和平”的旗帜,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了第一届世界诗人大会。

1985年,钟鼎文聘请杨允达为顾问,随他一起出席在希腊举行的第八届世界诗人大会。这次会议在希腊科孚岛(即克基拉岛)举行。来自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80余位诗人出席。会场设在希尔顿饭店。会议由驰名世界的诗人、塞内加尔前总统桑戈尔(Léopold Senghor,1906-2001)为主席。开幕式很隆重,希腊文化暨科学部长亲自出席。桑戈尔1960年担任新独立的塞内加尔的首任总统,1980年辞职。他与法国总统蓬皮杜是同学,并被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是第一位非洲黑人院士。他以法文写诗,扬名世界。据杨允达回忆,桑戈尔在开幕式上盛赞中华文化,认为中国非但拥有五千年悠久历史,并且在诗歌语言方面历经几千年不衰,现代的中国人仍然能够直接阅读两千年前古人的诗歌作品。这在世界各国是绝无仅有的。几千年来留下的中国诗歌是一笔十分珍贵、十分难得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桑戈尔当时已年近八十,但看上去只有六十左右。杨允达问他有何养生之道,他说,他深受中国老子的影响,每天素食打坐,力行清心寡欲而已。

从1985年起,杨允达就与世界诗人大会结下了不解之缘,几乎参加了此后举行的所有诗人大会。杨允达坚持世界诗人大会“以诗会友,促进世界和平”的宗旨,用诗歌来传承友谊,足迹遍及台湾、韩国、墨西哥、印度、埃及、土耳其、日本、澳大利亚、斯洛伐克、外蒙、匈牙利等,涵盖五大洲。1994年起他担任世界诗人大会秘书长共15年,在此期间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深受拥戴,成为许多国际著名诗人的良师益友。2008年10月在墨西哥举行的第28届世界诗人大会上,他以全票当选为世界诗人大会主席暨美国世界艺术文化学院院长。

在杨允达担任秘书长和主席期间,世界诗人大会获得进一步发展。起初,诗人大会或一两年,或三四年不定期召开。从1996年第16届世界诗人大会开始,每年举办一届。历届世界诗人大会已在25个国家举行,2011年在美国威斯康星州的基诺沙,2012年在以色列的特拉维夫,2013年移师马来西亚。世界诗人大会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认可,其管理机构为世界艺术文化学院,历届与会者总数超过5000人,来自五大洲80多个国家,在世界诗坛产生相当广泛的影响。

世界诗人大会在各国举办时,都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和关注。如在印度清奈(Chennai,又译金奈)举行第27届世界诗人大会时,印度总统、诗人卡拉姆特地从新德里乘飞机前来出席开幕式。杨允达曾分别将他的两部诗集《火之翼》、《生命之树》翻译成中文出版。

2010年12月27日,杨允达在法国共和国卫队的荣誉厅内,荣获法国全球众利联盟(La Ligue Universelle du Bien Public)颁赠的金质勋章,肯定他几十年来出任世界诗人大会秘书长暨主席期间,推动以诗会友促进世界和平的成就。法国全球众利联盟创立于1465年,本是勃艮第王朝第四代大公勇者查理所创,该联盟的金质勋章是全世界现存历史最悠久的勋章。过去的勋章得主名人中,有美国总统肯尼迪、英国首相丘吉尔、法国慈善家皮耶神父(Abbé Pierre,1912-2007)等。杨允达获奖也是欧华文友的光荣,是中华文化影响扩大的反映。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