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德籍华裔喻俐雅在美国毕业典礼演讲

生在中国、长在德国、成在美国的喻俐雅,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2017年博士毕业典礼中,代表300多名博士毕业生作了激情洋溢的演讲,成为美国本土媒体、尤其是华文媒体的新闻,此后接受了多家媒体、包括电视台专访。

今天能够作为学生代表发言,我感到极其荣幸。首先要感谢我在政治学系的两位导师,戴维·庄士敦和杰克·斯奈德;我的几位答辩委员:罗伯特·杰维斯,来自教师学院的海伦·维尔德利,和拉萨纳·哈里斯;以及今天在台下就座的,我的父母、丈夫、儿子和朋友们。


圈子文化

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特色是人情文化,关系文化,更确切地说是圈子文化。中国人会根据血缘、利益、关系、功用等亲密程度划分出不同的圈子。你若属于亲人挚友的圈子里,他们会连命都愿意为你付出。可你若被划在外人圈子里,别人会以冷漠待之,无视你的存在,没有人会关心你的死活。最惨的是,若你不幸被列入敌人仇人的圈子,那只能被人置之死地而后快了。

这种圈子文化,今天不但没有改变,反倒更加盛行。若有人有了问题或犯了事儿,不是寻章依法,而是首先找关系托朋友。在中国之所以潜规则比明规则更有效率,更有信用,就是因为中国人大都相信按圈子里的规矩办事更靠谱儿。至于书面合同、法规条文,不过是表面文章,不必太在意。这种圈子文化是阻碍中国由人治社会进入法治社会的最深层次因素之一。若这种圈子文化一直持续下去,若芸芸众生没有尊重生命、平等相待、依法办事的基本人权观念,换谁来执政都不会好,甚至更坏。

像苏格拉底一样拒绝

一次有人问苏格拉底:“苏格拉底先生,你可曾听说——”

“且慢,朋友。”这位哲人立即打断了他的话:“你是否确定你要告诉我的全部都是真的?”

“那倒不,我只是听人说的。”

“原来如此,那你就不必讲给我听了,除非那是件好事。请问你讲的那件事是不是好事?”

“恰恰相反!”

“噢,那么也许我没有知道的必要,这样也好防止怡害他人。”

“嗯,那倒也不是——”

“那么,好啦!”苏格拉底最后说道:“让我们把这件事情忘掉吧!人生中有那么多有价值的事情,我们没功夫去理会这既不真又不好而且没有必要知道的事情。”

苏格拉底就这样,拒绝了传闲话的人,这就是谣言止于智者。其实,在我们的生活中,也会遇到一些爱传闲话的人。那种以讹传讹的架势,能把一只鸡蛋传成一堆鸭蛋,再传成一堆鹅蛋。被人传闲话的人真是百口莫辩,因此而非常苦恼;而喜欢传播闲话的人,又如此没完没了的传播,也浪费了他自己的宝贵时间,这种人在他的事业上终将一事无成。

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把有限的精力用在有意义的事情上,才不会浪费大好的年华,不辜负自己有限的今生。像苏格拉底一样,拒绝听人传闲话,珍惜时间,珍惜精力,做有意义的事情,让本来平凡的日子开出朵朵鲜花,人生才会更加充实和快乐!

救狗吃人幽默?救狗到底靠谁

日前,一则商业广告在德国华人界引起议论。一家总部位于莱比锡的T恤衫公司产品里有一款T恤衫,上面印有“Save a dog,eat a Chinese”(欲救一条狗,须吃一个中国人。)华人界不安了。民间李东兴博士等与涉事公司交涉。据报道,中国使馆经商处与德国联邦经济部进行交涉,要求此款T恤衫下架。

在众多帖子中,我看到莱比锡市政府给一个Tao博士的回信提到,这事不属于市府管辖范围(找错衙门了)。并对此事解释道,幽默常有恶意元素,但开怀一笑也能冲淡恶意和产生谅解。以德国人的眼光,这与侮辱中国人不搭界,玩笑而已。

在德国学到的

1980年春,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结识了正在访问美国犹他大学的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细胞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简称: MPI)所长G.Schweiger教授。交谈中,他听说我希望能继续上学深造,就欣然表示乐意接收我到他的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数月后,我踏上了西德国土。那时,我对德国的了解仅限于中学历史教科书和政治课本上那点东西。简言之:知道德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起者和罪魁祸首。二战结束后被分为东、西两个国家,距苏联近的那半边是属于社会主义阵营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另一半则是帝国主义阵营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西德”。西德是世界上与社会主义阵营对抗的前沿国家。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