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欧洲旅游

登陆法国诺曼底

提到诺曼底,一定都会想到大名鼎鼎的诺曼底登陆。1944年6月6日,近三百万盟军渡过英吉利海峡前往法国,分别由五个滩头登上诺曼底,与德军展开激烈战斗。诺曼底登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在欧洲西线战场发起的一场大规模攻势,也是到目前为止世界上最大的一次海上登陆作战。这场战争成为二战重要的转折点之一。时至今日,在埃特勒塔海岸上仍然遗留了一些二战时德国人修建的暗堡。不过,这里风光秀丽,气候宜人,美丽的海滩更是适合各地游人前来观光旅游的最佳好处去。笔者最近也慕名登陆了法国的诺曼底,但不是从海上,而是从空中登陆的。

诺曼底首府 — 卡昂

卡昂,是诺曼底地区的首府,这里虽然有众多的城堡和修道院,都是11世纪威廉一世当年辉煌的象征,但我还是念念不忘这里曾经发生的战争。绝大部分资料都保存在卡昂“二战纪念馆”,一张张图片和惊心动魄的数据展现着血淋淋的历史………

在整个博物馆里,每个人都是安静的,尊敬的,就连孩子也不嬉笑打闹,绝对不会有人在展柜前摆奇怪的姿势拍照,甚至我按下快门的声音都打扰到他们的缅怀和感恩生命。每个参观的人脸上、眉头上都是悲痛。在展示板前,有人死死地握着手上那个宣传小册子,恨恨地盯着照片,恨不得用眼神把侩子手千刀万剐。许多人把手放在嘴巴前,咬着牙不忍直视。

博物馆里有很多视频材料,每个人坐着看完后都是默默地起身低头离场。这个博物馆是很沉重的,就像战争一样。博物馆播放着17分钟的诺曼底登陆短片,没有对话,甚至没有音乐。宽大的屏幕上是作战双方的战前准备,这边厢联军整装待发登上登陆船,另一边德军纷纷进入他们的防御堡垒,调整枪口,看着登陆的联军,看着军人的脸,不能想象当他们迈出那个登陆船、踏上那片沙滩的时候,会是什么在等着他们,也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和自己的兄弟谈笑,也许是最后一次抽那一根烟。当影片从两个画面融合到一个画面的时候,两军遭遇了,残酷和血腥的杀戮开始了。

也许很多人都看过《拯救大兵瑞恩》,但是纪录片比电影残酷得多。看着白底的沙滩上,一群英勇的战士拼命往前冲,然后倒下,战友往前几步,倒下,本来雪白的沙滩上,慢慢地堆积起横着倒下的人;那是生命啊!战争是沉痛的,和平是可贵的,当我走完这个博物馆的时候,全然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天,思绪已经不可挽回地被带到了悲痛的那个频率。我伤心,愤怒,究竟人类为什么要愚蠢到发即便如此。据介绍,当天的死亡人数在那个海滩就达到3000多人,还没算上任务中失踪的。我打算第二天去当年的海滩,去看看这个被称为浴血海滩的最激烈的战场。

法国最罗曼蒂克的小镇 — 埃特勒塔

埃特勒塔是法国西北部诺曼底地区的一座海滨小镇,小镇北面就是英吉利海峡,和英国隔海相望。60多年过去,海风早已吹散了当年的战火和硝烟。如今的埃特勒塔,已经成为法国诺曼底著名的海滨度假胜地,这座人口不到2000的小镇被誉为“法国第一海岸”,已经接待了超过300万人次的游客,其中雨果、莫泊桑、莫奈、波德莱尔等法国著名作家与画家都曾在这里居住过,寻找创作的灵感。

白色的悬崖、雄伟的象鼻山和奇特的针峰是埃特勒塔三大标志性景观,法国著名画家莫奈曾以这三大景观为主题,创作了大量作品。

埃特勒塔的海滩也别具一格,海滩上没有沙,取而代之的是大小均匀、圆润光滑的卵石。每当海水拍打海岸,就能听到一阵“哗啦啦”的响声,声声剔透玲珑,如同美妙的音乐。临海的山崖经历了长时间的海风海水的侵袭,形成了陡峭笔直的峭壁。更有几处被自然地开凿出“拱门”、“天桥”,成为这里的地标。其中最著名的当属阿瓦勒拱门,由于其形状像极了一只将鼻子伸入水中的大象,因而得名“象鼻山”。两座悬崖之间有片卵石海滩,全长1.5公里,是观看日落的最佳地点。许多游客喜欢躺在这片沙滩上晒日光浴,一晒就是几个小时。

埃特勒塔既有着法国小镇一贯的的浪漫优雅,也有着独特的文化和历史底蕴。这里的建筑多为木质结构,古朴又不失精致,透着一股淡淡的怀旧气息。来到这里,我们会不自觉的放缓自己的节奏,沿着海岸线漫步在古街上,一路欣赏迷人的海岸风光。偶尔停下来走进一家美味的海鲜餐厅,或是一家有着独特情调的咖啡馆,就这样悠闲地度过整整一个下午。当夕阳西下,阳光将天空和海面染的绚丽夺目,这时的埃特勒塔是最美的。在这短短的半小时里,天空由清澈的蓝渐渐透出一抹金黄,再慢慢染上浪漫的樱花色,不断加深为夺目的火红。如同一幅不断被描绘的油彩,浓得化不开。夜幕降临,木质的小楼渐渐亮起昏黄的灯,映着归家的人们。游客渐渐退去,这座小镇又恢复了它原本的平静。有人说,如果艾菲尔铁塔是巴黎的象征,那么埃特勒塔悬崖就是诺曼底的象征。

诺曼底登陆战场 — 奥马哈海滩

奥马哈海滩是二战时期诺曼底盟军海滩登陆的战场遗址。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赶到了奥马哈海滩。据当时朋友讲,来诺曼底来看海滩才是最有价值的事情。奥马哈海滩全长6,4公里,海岸多为30几米高的峭壁,地形易守难攻,加上情报有误,新调来的德军第352步兵精锐师,给强攻滩头的美军带来了灭顶之灾,登陆行动几乎完全失败。幸亏美国海军的17艘驱逐舰主动支援,近距离为登陆美军进行火力支持,才反败为胜。

奥马哈海滩一战,打得最为惨烈,伤亡也最大。我站在德军当初的堡垒上傲视这海滩,于美军而言,的确毫无掩护,直接就是那个《诺曼底登陆》的枪击游戏,机关枪无停歇地扫射,然后看着倒下的一个又一个生灵。

现在我们踩在脚下的海滩,当年布满了那种金属障碍物和铁丝网。德军预计联军在涨潮的时候登陆,海水掩盖了障碍物,让登陆船只直接撞上并损坏船的底部而沉没。德国纳粹军队还在位于犹他海滩和奥马哈海滩中间的悬崖上安放了6门加农大炮,奥马哈海滩的4个入口两边的山上设有了许多坚不可摧的堡垒,重兵把守,枪口直接瞄准着海滩,可想而知要拿下海滩的难度。士兵们前赴后继。原计划登陆的96辆坦克,最后只有38辆成功登陆。当第一个碉堡停止开火的时候,已经是登陆后的2个小时了。而最后一个堡垒在下午3:00才停止开火,仅仅因为他们打光了所有子弹。整个战斗的伤亡人数不言而喻。当时这里是名副其实的血色海滩。

死去的美国战士最后大部分被移到了南边的美军公墓。那里安葬着9577个战士,还有一堵墙,满满地刻着1000多个名字。白色的十字架在阳光下整齐地立在那里,背对着蔚蓝色的海洋,这是他们来时的路。看着一望无际的居然是墓碑,能不心痛?这里还葬着“瑞恩”的两个哥哥,《拯救大兵瑞恩》的故事就是从这四个兄弟开始的,不能想象一个妈妈一天内收到了3封讣告是怎么样的灾难。

诺曼底地区还有五处德国军人墓地,共埋葬了五万八千多德国士兵。相比之下,盟军墓地的规模要小得多,最多的美军墓地才一万四千多人。德国虽然是战败国,但阵亡士兵仍然在他们曾经占领的土地上,有了一席之地,这也表示了尊重生命的普世价值。但遗憾的是,大部分葬身他乡的德国兵,都没有名字。

世界文化遗产 — 圣米歇尔山城堡

我的下一站是圣米歇尔山。圣米歇尔山是天主教除了耶路撒冷和梵蒂冈之外的第三大圣地,该城堡就位于诺曼底地区的海滩上,是世界文化遗产。山上的古堡修道院始建于公元708年,距今已有一千多年。据说,当时一位来自阿弗郎什小镇的红衣主教奥贝梦见大天使圣米歇尔,圣米歇尔示意他建造一座建筑物以显示其伟大。之后的几百年间,历经多次毁建,形成了的今天的格局。在英法百年战争中,曾有119名法国骑士躲避在修道院里,依靠围墙和炮楼抗击英军长达24年!

这是一座伸出海岸的小山城,依山傍水建筑了许多极富于特色的房屋,特别是修道院本身更是建筑中的极品。教堂分祭坛、耳堂和大殿三部分。由于高低不平的山顶无法提供宽阔平整的地基,人们便沿山坡修筑了几处建筑,以使教堂建在同一个水平面上。大教堂呈十字形,而祭台、耳堂和大殿下的墓穴或祈祷间实际上也成了罗马式建筑工艺的杰作。进入城门,昔日小村落的建筑依然保持着当年的历史风貌,只是大多挂上了旅馆、餐馆和商铺的招牌。穿过山脚的古街,沿着长长的石阶向上,远眺海湾美景,近观形状各异的中世纪小屋,恍若人间仙境。修道院附属的教堂矗立在山顶的岩石顶端,哥特式的尖顶高耸入云,顶上金色的圣米歇尔雕像手持利剑直指苍穹,各幢楼层完全依据金字塔的山形,围绕着花岗岩而建,修道院与圣米歇尔山融为了一体。

我在修道院时,斜阳透过长窗,投射在地面,有一位修女嬷嬷缓缓地走进空无一人的教堂,圣洁而安宁。黄昏之时我又回到海滩边拍照,夕阳西下,圣米歇尔山在晚霞的衬托下形成了一个美丽而神秘的剪影。日落之后,山上开始打泛光灯,古堡在灯光的照耀下显示出了和白天完全不同的风采,显得更加的辉煌而壮观。

据悉,圣米歇尔大教堂的建造,从1017年投下第一块基石到1080年落成,持续了60多春秋。

题图:当年美军登陆的奥马哈海滩 / 沈海滨 摄影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