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62017
Last update四, 14 九 2017 10pm

 

异国风情

漫谈中国狗文化

旅居德国已两年,新奇感已不再那么强烈,因为语言障碍,对德国的了解虽很肤浅,但感触却很深。想将这些感触写出来以排遣生活中的无聊和寂寞。差别无处不在,却不知从何谈起。

前日在德语课上老师问班上我这个唯一的中国人,吃没吃过狗肉?我答吃过。又问吃过猫肉没有,我如实告知不曾吃过。问为什么?我用蹩脚至极的德语加上肢体语言让他明白,我生活在北方,中国北方没有吃猫肉的普遍习惯。这位来自亚历山大的博士先生,一个极具耐心的我的德语老师,非常善意地告知我,这里不能吃狗肉。

看着班上其他十多位来自西方的同学对我回答的惊愕,我一点也不吃惊,因为我不止一次的遇到过这个问题。我不敏感他们提出这样的问题,他们只是好奇并无恶意。我很想用一句戴尔卡内基的话解释此事:“您不和牛接吻,是因为您没有生在印度南部的农村”。但迄今为止,我除了会用中文说,还不会用任何其他语言表达,包括这句话的原文英语。

许多中国人来到德国都遇到过这类问题。记得刚来时一次坐火车,看到一位女士带着大狗上车。我好奇德国火车允许带狗,同行的留学生随口说出一句惊人的话:“德国把狗当人,中国把人当狗”,使人无言以对,但却难以忘怀。

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我没有读过黑格尔的著作,据说这是黑格尔的观点。中国人有吃狗肉的习惯,也是一种存在。这种存在的合理性是什么?我也想探究。本文就把本人的观点整理一下,供读者参考。

祭祀是世界上大多数民族都有的习俗。圣经记载犹太人用羊牛祭拜上帝,故有替罪羊一说。

史记记载中国人的祖先在公元前676年就开始规定伏日,以杀狗拜祭治热毒邪气。历史上记载以杀狗卖肉为职业的,有公元前397年杀死韩相侠累的聂政,成名列于青史。舞阳侯樊哙是沛县以杀狗卖狗肉为生,后来也能封侯拜将。拜祭也好,卖肉也好,说明中国人吃狗肉的习惯由来已久。就连造假也有挂羊头卖狗肉一说,是不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产品造假案,却也无从考证。

之所以斗胆敢用中国的狗文化作为本文标题,其实是想说明,狗这种动物所形成的文化在中华文明中有其特定的独特之处。之所以成为贬义形容词,与中国特定的文化氛围不无关系。在中国你说某人是狗官,肯定是骂人的话。而你说某人是羊倌,那就是对放羊人的敬称。但在实际生活中,狗官往往都有一定的文化程度,而羊倌才多是山野匹夫。

狗作为贬义形容词具体起源于何时,笔者无从考证,但已是有些年代了。可说宋朝以后已成广泛应用的贬义形容词,从《水浒传》中的草莽英雄一句一个狗官不难看出。

至少说,汉朝时还不是广泛的贬义形容词。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公元前202年,汉高祖刘邦已经灭项羽平天下要论功行赏,众臣争功,叙功一年多都不能决定。高祖刘邦认为萧何功劳最大,封赏最厚,众臣不服。高祖刘邦将众臣比作猎狗,将萧何比作指示猎狗的人。众臣乃骄兵悍将,如果当时狗有贬义,刘邦不怕犯众怒吗?再者司马迁也是汉代官吏,如此记载不怕获罪吗?甚至到公元179年汉灵帝时期的酷吏阳球还自称“臣无清高之行,横蒙鹰犬之任”,磕头出血央求续做鹰犬,不成而后丧命。至少这时鹰犬还不具备贬义,还可与清高并列。

如果没有其他证据,阳球就是最早将狗与官员联系在一起的酷吏。此后近两千年来,随着酷吏的增多,官民冲突的增加,狗就成了酷吏的替罪羊。史记的酷吏列传,通篇没有狗犬字出现。

在史记中记载与狗有联系的名人却很多。被后世大为崇敬的圣人孔子,史记中记载孔子与弟子旅途失散时,郑国有人对子贡说:“东门外有一个人,他的额角长得像尧,颈子长得像皋陶,肩膀像子产,但从腰以下比禹短了一寸,孤苦伶仃的样子,像失去了主家的狗。”子贡把这话如实告诉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状,末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丧家之犬一词即由此而来。

鸡鸣狗盗、兔死狗烹的故事都在战国时代,鸡鸣狗盗在当时比喻小才能也有大用处,而现在要说谁鸡鸣狗盗,则断无此层涵义。

如果说阳球是最早将狗与官联系在一起的酷吏,所陈只是情急之言,不足为凭。那杀他的汉灵帝则是以帝王之名指官员为狗的诏令发布者。

资治通鉴记载阳球被诛两年后公元181年:“是岁,帝作列肆于后宫,使诸采女贩卖,更相盗窃争斗;帝著商贾服,从之饮宴为乐。又于西园弄狗,著进贤冠,带绶。”说的是灵帝玩狗时,狗的头上戴着文官帽子,身上披着绶带。

而以狗骂人则更晚,史书记载的最早资料是公元192年吕布刺董卓时,卓大骂曰:“庸狗,敢如是邪!”布应声持矛刺卓,驱兵斩之。

公元301年晋惠帝时官员开始泛滥:其余党与,皆为卿、将,超阶越次,不可胜纪;下至奴卒,亦加爵位。每朝会,貂蝉盈座,时人为之谚曰:“貂不足,狗尾续。”可见这时用狗比喻官员已成较为普遍之文化现象。狗尾续貂这个成语可能就来自这个事件。狗用于词赋已绝无褒义。

时至今日,关于狗的成语在中文中已找不到褒义之词。一网友在网上说,终于找到了一个关于狗的褒义词“兴旺(汪!)发达”。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笔者的断言。

中国历史悠久,狗作为六畜之一,在历史记载中曾排在马之前,因为马不像狗,并不是户户能养得能驾驭,其历史贡献不可磨灭,民间也说狗是忠臣,猫是奸臣。

普遍认为吃不吃狗肉与文化传承有关。游牧猎渔文化中,狗是人类的助手和朋友。再加上肉类食物不缺乏,吃狗肉不必要。而农耕文化中,狗除了看家护院,就是官商富贾的宠玩之物。肉类食物普遍缺乏,狗肉作为肉食物来源之一属于正常。而我认为这种概括虽对、但不中肯。

狗与其它动物一样,在物质生活中为人类服务,贡献皮肉与牛马无异。但在人类的精神生活中,却与牛马甚至野生动物无法相提并论。鲁迅要做孺子牛、痛打落水狗,一熟人从律师转行做警察,其同行贬其“人不做做狗”。这可能都是只有中华文化才有的现象。

从公元301年到现在,1714年过去了。中国的官吏增加了无数倍,远远超过狗的繁殖速度。而狗这种动物的社会地位却每况愈下,被食肉寝皮尚不解恨,成为骂文化的重要组成,难道不是替人受过?两条腿的狗作孽,四条腿的狗遭殃,难道不是中国社会的真实写照。

话到此已显絮叨,就此打住。网上新闻说,中国许多准妈妈为了不让新生儿属羊,不惧剖腹,印象中鸡年的岁末还不曾见到过这种现象,感叹还剩属狗相比属羊强。  /随笔于2015除夕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