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72020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共产末世令人绝望——蒋培坤抱憾赴天堂

“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之一蒋培坤先生于2015年9月27日在家乡江苏无锡因心脏病去世,享年81岁。蒋培坤先生是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学系教授,前中国人民大学美学研究所所长。他的夫人是“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人物丁子霖女士。1989年六四大屠杀期间,蒋培坤先生和丁子霖女士17岁的儿子蒋捷连被中共戒严部队枪杀。

蒋培坤先生1934年11月15日出生于江苏省无锡市。1954年怀仁中学初中毕业,1957年无锡市第一中学高中毕业,1961年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1964年中国人民大学文艺理论研究班研究生毕业。1964年至1973年,在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学系任教。1973年至1978年,在北京师范学院学报工作。1978年至1993年,在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学系任教。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哲学系美学研究所教授。蒋培坤先生还是独立中文笔会的荣誉理事。


选择投胎到什么样的社会

公平(fair)和公正(just)的差别到底在什么地方?许多人将这两个概念混淆。

举例来说,现在考名牌大学困难。如果你是北京人,或者上海人,在同等学习成绩下,你进名校的几率就高些。这样对于外地的学生就不公平。但是, 如果你是少数民族,你就可以多加分而进名牌大学。这样做就是为了体现公正。

再举一例,如果你恰好是中国目前顶层的子女,你参加国家财富的再分配就有优先权。那样显然不公平。但如果你住在某个革命老区,而国家将富裕省份的钱转移给你花,这就是公正,但对于富裕省份就是不公平。

鸡汤:想起张爱玲和胡兰成

鸡汤是世界上大多数人喜爱的一种食物。鸡虽不是什么珍禽,但也正因为不是昂贵难觅的,所以鸡汤既是富贵人家、也是寻常百姓餐桌上的一道佳肴。在从前,谁能常喝鸡汤,就意味着生活优裕。

鸡汤的鲜美勿须多论,它的营养价值可是有讲究的。中国人最熟悉的恐怕是女人坐月子期间的第一号补品就是鸡汤,而且为了催奶,还可能是低盐或无盐鸡汤。出月子时,人们常常会数产妇究竟吃了多少只鸡。不夸张地说,中国大多数人一出世就喝上鸡汤了,当然是间接的。还有一种情形就是,人身体虚弱、生病期间,也经常可以用鸡汤来调养。

父亲走了

从西班牙巡演回来,得知父亲病情加重,赶紧买了回上海的机票,去储藏室拿出刚放回去的箱子。可我还没到达机场,他就走了。

父亲的后半辈子,经历过不少凶险病情。这次住院,开始病情并不严重,可谁也意料不到,他竟没像以往那样与病魔顽强打持久战,而是迅速、平静地离去了。

人生境界说

最近與馮建民先生討論哲學,談到人生的境界問題。我們都認為,人生是有不同的境界的。

馮先生還熱心地寄來馮友蘭先生的“四個境界”說,問我對此有什麼看法。馮友蘭這樣說:“我在《新原人》一书中曾说,人与其他动物的不同,在于人做某事时,他了解他在做什么,并且自觉地在做。正是这种觉解,使他正在做的事对于他有了意义。他做各种事,有各种意义,各种意义合成一个整体,就构成他的人生境界。如此构成各人的人生境界,这是我的说法。不同的人可能做相同的事,但是各人的觉解程度不同,所做的事对于他们也就各有不同的意义。每个人各有自己的人生境界,与其他任何个人的都不完全相同。若是不管这些个人的差异,我们可以把各种不同的人生境界划分为四个等级。从最低的说起,它们是: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

用户登录